秋水(二)



1大多數人都有不滿現實的毛病。

2 夔這種單腳的小昆蟲,它羡慕蜈蚣有那麼多對腳; 而蜈蚣卻羡慕蛇,只須靠肚皮就能行走;

3蛇認為風才厲害,來去無蹤,自由自在; 可是風對自己也不滿意,它覺得眼睛才厲害,眼光一掃,無聲無息,無人能逃出他的視線之中; 可是眼睛卻認為自己的視野還是有限,不像心,念頭一轉,就海闊天空,無遠弗屆。

夔憐蚿,蚿憐蛇,蛇憐風,風憐目,目憐心。

4有一天,夔對蜈蚣說:「我只有一隻腳,走起路倍感艱辛,可是在運作上卻再簡單不過了,蜈蚣先生,你有那麼多對的腳,請問你是怎麼指揮運作的?」

夔謂蚿曰:「吾以一足(足今)踔而行,予無如矣。今子之使萬足,獨奈何?」

5蜈蚣說:「怎麼統籌這些腳?你還真的問倒我了。我問你,你有沒有看過別人吐口水。一泡口水中,有水珠、有霧;它們摻雜在一起,形成一團霧中含有水珠的口水,難道我們能問那位吐口水的人,他是怎麼做到的嗎?至於我的這些腳,也是這樣,它們前後有序地運作,是一種無學之術,是天機,我只是照著做而已,但始終卻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。」

蚿曰:「不然。子不見夫唾者乎?噴則大者如珠,小者如霧,雜而下者不可勝數也。今予動吾天機,而不知其所以然。」

6蜈蚣轉過頭來問蛇道:「每當我走路時,我總要動員一大群的腳來一起行動,可是比起速度,卻遠不如你那完全不用腳的身軀。蛇先生,你又是怎麼做到的呢?」

蚿謂蛇曰:「吾以眾足行,而不及子之無足,何也?」

7蛇先生回答說:「每種生物都有他們自己獨特的求生本領,而我天生就是這個樣子,沒有腳,所以才發展出這樣的走路方式。」

蛇曰:「夫天機之所動,何可易邪?吾安用足哉!」

8蛇抬起頭來對風說:「我沒有腳,但最少我還有脊椎。你老兄由北海遊走到南海, 自由自在。可是你連身體都沒有,這又是怎麼回事啊?」

蛇謂風曰:「予動吾脊脅而行,則有似也。今子蓬蓬然起於北海,蓬蓬然入於南海,而似無有,何也?」

9風兄神色肅然地說:「沒錯,我經常自北海遨遊到南海,沒有任何障礙能阻擋我。雖然任何人用手指伸向我,都能貫穿我; 任何人踢我,也都踢個正著; 我看起來是非常的柔弱,不堪一擊; 可是,也只有我,才能將大樹連根拔起,將房屋吹倒。所以說,在無數個比別人差的條件中,我反而成就了大的勝利,而大勝只有聖人才能獲得。」

風曰:「然,予蓬蓬然起於北海而入於南海也,然而指我則勝我,(魚酋)我亦勝我。雖然,夫折大木,蜚大屋者,唯我能也。故以眾小不勝為大勝也。為大勝者,唯聖人能之。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