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水(四)



1公孫龍有一天到魏公子牟的家去,請公子牟幫忙解開他心中的疑慮。他說:「我很小就開始跟老師學四書五經,到了年歲大些時,我對仁義忠信等都可以說是完全了然於胸,諸子百家如儒墨的學說等更是無一不精。與人辯論時更是口若懸河,沒有什麼論點能難倒我的。因此,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堙A我對自己的學問一直都是信心滿滿的。

公孫龍問於魏牟曰:「龍少學先王之道,長而明仁義之行;合同異,離堅白;然不然,可不可;困百家之知,窮眾口之辯:吾自以為至達已。

2然而,最近我接觸到莊子的思想,發現它與過去我所學的都不一樣。不知怎麼搞的,我一碰到莊子的理論就啞口無言,完全插不了嘴。是我的辯論技巧不如莊子?還是我的智慧不如莊子?魏先生,你是否能告訴我,其中的原因呢?」

今吾聞莊子之言,茫然異之。不知論之不及與?知之弗若與?今吾無所開吾喙,敢問其方。」

3公子牟聽完了公孫龍所發出的問題,整個人倒在椅子上,伸了伸懶腰,仰天而笑。他對公孫龍說:「你有沒有聽過淺井之蛙的故事?

4從前有一隻生長在井堛熊蟥陛A它對東海中的一隻鱉說:「我的日子實在過得太安逸了。我一會兒在井邊的木欄上來回跳躍,一會兒又在破瓦礫上休息; 想泡水就到水窪中坐坐,水不深但可托住兩腋,淹齊兩腮這也就夠了; 想玩泥巴時就跳到井邊,那堛瘧磢d可以遮蓋住腳背。

公子牟隱機大息,仰天而笑曰:「子獨不聞夫埳井之蛙乎?謂東海之鱉曰:『吾樂與!吾跳梁乎井榦之上,入休乎缺甃之崖。

5我看到跟我一起生活在井堛瑤蟆B,紅蟲等,它們都比不上我那麼自由,那麼快樂。你看我一個人擁有一坑水窪,又有一座水井; 人生在世能夠這樣夫復何求!你為什麼不到我這兒來享享清福呢?」

赴水則接掖持頤,蹶泥則沒足滅跗。還虷蟹與科斗,莫吾能若也。且夫擅一壑之水,而跨跱埳井之樂,此亦至矣。夫子奚不時來入觀乎?』

6東海之鱉聽了有點兒心動,它試著想進入蛤蟆的世界去一看究竟。當它舉起左腳想要跨入時,它的右膝已經被井緣絆住了。就在這一瞬間,它覺得應該再想一想,不可冒然行事。於是鱉將東海的環境大概地告訴了蛤蟆,同時也自行檢討,比較一下。

東海之鱉左足未入,而右膝已縶矣。

7 它說:「海這個環境,千里也不能形容它的大,萬丈也不足測其深。

8禹在朝時十年之中有九年鬧大水,可是海水並沒有因此而漲高些;湯在朝時八年有七年鬧旱災,可是海水也沒有因此而量減。如果你以擁有一個水窪,一個水井為滿足,為快樂; 則東海的面積及容量不會因為時間而變化,更不會因雨水的多少而增減; 我的滿足感,快樂感就比你的要來得大多了。既然如此,我幹嘛還要到你那兒去呢?』

於是逡巡而卻,告之海曰:『夫千里之遠,不足以舉其大;千仞之高,不足以極其深。禹之時,十年九潦,而水弗為加益;湯之時,八年七旱,而崖不為加損。夫不為頃久推移,不以多少進退者,此亦東海之大樂也。』

9蛤蟆一聽說天底下竟有如此廣大的地方,不由得立即感到相形見絀,不好意思起來。

於是埳井之蛙聞之,適適然驚,規規然自失也。

10公孫龍啊!你的智慧還十分有限,這時候就想去接觸莊子的學說,自然是難以消化。這好比要一隻蚊子背負大山,及令商蚷這種小蟲在大河堜b跑一樣,都是無法勝任的。」

且夫知不知是非之竟,而猶欲觀於莊子之言,是猶使蚊負山,商蚷馳河也,必不勝任矣。

11公孫龍,如你這位在諸子百家中游走的學者,想要立即深入研究、討論,甚至是辯論莊子極其微妙的學說思想,這是否有如要淺井之蛙去探究廣達千里,深逾萬丈的大海呢?

且夫知不知論極妙之言,而自適一時之利者,是非埳井之蛙與?

12這是否有如一位剛自黃泉地踏上天堂的人,當他突然發現天上的疆界竟是如此的遼闊,一時失去了方向感,竟不知要往哪裡走才好。

13同樣的道理,對一位初接觸莊子之學的人而言也是一樣。剛開始時他從極細微的地方學起,一直學到極其廣遠深奧之處。對他來說,每一件接觸到的事物都是那麼新奇,真可說是浩瀚無邊,學無止境啊!

且彼方跐黃泉而登大皇,無南無北,奭然四解,淪於不測;無東無西,始於玄冥,反於大通。

14在面對如此深奧廣闊的知識領域堙A你竟想用你那麼一點學問去評估,去思辨,這無異于以管觀天、用錐指地。你所接觸的範圍都太狹窄而無法觀其全貌矣!

子乃規規然而求之以察,索之以辯,是直用管闚天,用錐指地也,不亦小乎?

15我勸你還是少碰莊子之學為宜。你有沒有聽過,有一位來自燕國壽陵的少年,他特地到趙國邯鄲去學跑馬拉松。結果長跑沒學成,本身所具備的一點短跑能力也因此而荒廢了,最後一無所成的回去。

16你目前的情形也是一樣。我怕你最終學莊子不成,反而壞了你既有的學問和知識,最後連飯碗都砸了。」

子往矣!且子獨不聞夫壽陵餘子之學於邯鄲與?未得國能,又失其故行矣,直匍匐而歸耳。今子不去,將忘子之故,失子之業。」

17公孫龍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嚴重的後果,想要辯駁的言詞都被他硬生生地吞了回去,已經張開的嘴,已經伸出的舌頭都不敢冒然合攏回去,生怕不小心,又會吐出什麼不當的話來。就這樣垂頭喪氣的離開了。

公孫龍口呿而不合,舌舉而不下,乃逸而走。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