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水(五)



1莊子有一年到濮水渡假。楚王派了二位高官,專程到濮水去邀請莊子出任楚國的宰相。

莊子釣於濮水。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,曰:「願以竟內累矣!」

2兩位訪客到達時,莊子正在河邊釣魚。莊子聽了兩位官員邀約的話,頭也不回地說: 「我聽說,楚國最近尋得一個據說有三千年的龜殼。楚王將此龜殼供奉在廟裡。

3現在我請問兩位。這只龜它是願意死後被人供奉在廟裡,還是自由自在地生活在爛泥之中呢?」

莊子持竿不顧,曰:「吾聞楚有神龜,死已三千歲矣。王巾笥而藏之廟堂之上。此龜者,寧其死為留骨而貴乎?寧其生而曳尾於塗中乎?」

4兩位官員神態恭敬,老老實實地回答說:「當然是願意自由自在地生活在爛泥之中。」

二大夫曰:「寧生而曳尾塗中。」

5莊子說:「那你們還站在這兒做什麼。 回去告訴楚王,就說莊子希望自由自在地生活在爛泥之中。」

莊子曰:「往矣!吾將曳尾於塗中。」

蘇東坡有詩曰: 我坐華堂上,不改麋鹿姿。時來蜀岡頭,喜見霜松枝。心知百尺底,已結千歲奇。煌煌凌霄花,纏繞復何為。舉觴酹其根,無事莫相羈。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