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水(七)



1惠子對莊子的戒心消除後,熱情洋溢地伸出了他的友誼之手; 同時也想在老朋友面前展示一下自己在梁國的成就。

2首先,他設宴款待莊子,以表示他的歡迎之意,然後又邀他到濠河旁去散步聊天。

莊子與惠子游於濠梁之上。

3當走到濠河上的一座橋時,莊子指著河中的鱉及魚說:「惠子啊!你看鱉及魚在水中悠閒而從容地遊著,沒甚麼心煩的事會來打擾它們。這些魚實在是多麼地幸福和快樂啊!」

莊子曰:「鯈魚出游從容,是魚之樂也。」

4惠子聽後,戒心又起。他懷疑莊子是指桑罵槐,說自己整天忙忙碌碌,名與利都擁有了,可是卻不如一條魚快樂。惠子下意識地反駁道:「你不是魚,怎會知道魚是否快樂?又怎會知道魚在什麼情形下會覺得快樂?」

惠子曰︰「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?」

5莊子立刻回答:「你又不是我,又怎會曉得,我不知道魚是否快樂,不知道魚在什麼情形下會快樂?」

莊子曰:「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魚之樂?」

6惠子順著莊子的推理方式回答說:「我當然不是你,所以不知你是否有知魚樂的本領。可是你也確實不是魚啊!我不是你,所以不知你; 而你不是魚,所以你也是不知魚,這樣的推論應該沒有問題吧!」

惠子曰「我非子,固不知子矣;子固非魚也,子之不知魚之樂,全矣!」

7莊子又說:「來!讓我們回到原來的議題上。你說,我不是魚,怎會知道魚是否快樂,又怎會知道魚在什麼情況下會快樂?很顯然的,你的意思是肯定我知道魚樂。只是想問我,我是在什麼情況下知道的,對嗎?讓我告訴你吧!我是在濠河的橋上知道的。」

8惠子實在對這位天才朋友感到莫可奈何,只得另找話題,匆匆結束這場辯論。

莊子曰:「請循其本。子曰『汝安知魚樂』云者,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。我知之濠上也。」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