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樂(二)

1 莊子的老婆過世了,惠子穿著素衣來到靈堂,祭拜這位老朋友的妻子。正當惠子神情嚴肅地行著禮時,他發現莊子本人卻蹲在那堸蛜q,手上還抱著個臉盆在敲打拍子。惠子覺得莊子這樣的行為實在是太過分了。

莊子妻死,惠子吊之,莊子則方箕踞鼓盆而歌。

2 他對莊子說:「你老婆跟你過了一輩子,為你養育孩子,操持家務。如今她死了,就算你覺得好漢有淚不輕彈,可是你也不應該敲盆唱歌,故作輕鬆狀吧!」

惠子曰:「與人居,長子老身,死不哭亦足矣,又鼓盆而歌,不亦甚乎!」

3 莊子淡淡的告訴惠子:「我老婆剛死的時候,我心媟穔M很難過,可是後來我想,在最早的時候,她是沒有生命的; 非但沒有生命,她也是沒有形體的; 非但沒有形體,甚至連靈魂也沒有。她只是一團沒有形象的不知名的東西而已。

莊子曰:「不然。是其始死也,我獨何能無概然!察其始而本無生;非徒無生也,而本無形;非徙無形也,而本無氣。

4 我老婆就是這樣,從空無一物,慢慢轉化而成為人。現在她又從人的階段,逐漸轉變,又回到原來空無一物的境界。

雜乎芒芴之間,變而有氣,氣變而有形,形變而有生。

5這種轉變,與春夏秋冬四季的變化推移是同樣的道理。我老婆現在正平靜地躺在天地之中; 明乎此,如果我還依然仿照其他人一樣,隨著祭拜者一齊高聲痛哭的話,豈不等於暴露了我自己的愚蠢與無知嗎?

今又變而之死。是相與為春秋冬夏四時行也。

6 如今,既然我已瞭解了生死循環的道理,那麼我當然就不哭了。」

人且偃然寢於巨室,而我噭噭然隨而哭之,自以為不通乎命,故止也。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