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樂(三)



1支離叔是 “非我”,他代表這個肉身。

2滑介叔是 “我”,他代表自性、佛性、氣、拙火、妙用等。

3此二叔合而為一人,當此人死後他們倆也就分開了。

4有一天,我與非我兩位在心境空靈下出神的觀賞冥伯山、昆侖山以及黃帝的墓地。正當他們在歎宇宙之大與景物之妙時,突然左手腕上無端端的長出了一個肉瘤來。

支離叔與滑介叔觀於冥伯之丘,崑崙之虛,黃帝之所休。俄而柳生其左肘,其意蹶蹶然惡之。

5支離叔對這突如其來的怪玩意感到害怕,也對此惡瘤之可能會對其生命構成威脅而心生恐懼。

6於是他忍不住對滑介叔說:「喂!想必你也是很討厭這個惡瘤吧!你不是法力無邊嗎?是不是趕快想點辦法將之除去啊!」

支離叔曰:「子惡之乎?」

7滑介叔回答說:「我為什麼要嫌惡它呢?任何在世上長出來的東西都是假藉某些物質而出現的。就像我是假藉你這個 “非我” 的肉身而成為人。所有假藉物質而生的東西都一樣,對我來說都是塵垢、都是一堆血肉,放在那兒沒幾天就發臭了。

滑介叔曰:「亡,予何惡!生者,假借也。假之而生生者,塵垢也。

8我與非我組合在一起就是生。 分開了就是死。它們如同黑夜白晝一樣值班輪替,是再自然不過的事。

9今天我倆坐在這兒禪修,觀察宇宙大自然的變化。現在這種變化發生在我假藉者的身上,正是我仔細觀察萬物之妙的大好時機,我為什麼要感到厭惡呢?」

死生為晝夜。且吾與子觀化而化及我,我又何惡焉!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