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生(十一)



1 東野稷素以馬術精湛著名於世。

2 有一次,魯莊公邀請他到宮中來表演。東野稷騎的馬,進退都保持一致,恰似一條筆直的線一樣; 就連左右繞圈子,也彷彿用圓規所畫出來的那麼的渾圓而標準。

3 魯莊公對這樣的馬術嘆為觀止。他說:「就是繡花的紋路,也不過如此。」

東野稷以御見莊公,進退中繩,左右旋中規。

4 在座眾人,莫不被東野稷精湛的騎術所深深吸引住,驚嘆之聲此起彼落。為了滿足大家高昂的興致與慾望,魯莊公於是要求東野稷再轉一百圈。就在東野稷騎著馬轉圈的時候,顏闔走進了魯莊公的帳幕之中,對莊公說︰「照我看,東野稷馬上就要出錯了。

莊公以為文弗過也。使之鉤百而反。顏闔遇之,入見曰:「稷之馬將敗。」公密而不應。

5 魯莊公沒有理會顏闔,繼續與大臣們談論東野稷的馬術。沒有多久東野稷的馬一個閃失,果然走出了原有的軌跡。莊公想起剛才顏闔的預言,轉過頭問顏闔︰「你是怎麼知道東野稷會出錯的?」

少焉,果敗而反。公曰:「子何以知之?」

6 顏闔回答說︰「一匹狀況再好、訓練再精良的馬,在過度操練,及精力不足的情況下,其專注力就會明顯的降低。我見東野稷的坐騎疲態已露,所以預料它立刻就要出錯,如此而已。」

曰:「其馬力竭矣,而猶求焉,故曰敗。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