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生(十二)



1 一名頂尖的工匠,他畫設計圖時,是不必借用圓規、尺子的。他的手是那麼地靈敏,動筆時只是隨手一揮,一個圓就形成了。此時,他的意識幾乎是空白的。這種情形就像是走路一樣,腳與鞋配合得緊密而完美無瑕,使得我們經常忘記了鞋子的存在。而當皮帶繫在腰上時,除非太緊或太鬆,一時間我們也不會感覺到腰間有一條皮帶繫著。

工倕旋而蓋規矩,指與物化而不以心稽,故其靈臺一而不桎。

2 當一個人的心真正地到達安適、平靜的地步時,此人的內心就不再存有對錯,及是非的觀念。這種安適、平靜心境的養成,是靠內不動心,外不干撓的修為而達成的。

忘足,履之適也;忘要,帶之適也;知忘是非,心之適也;不內變,不外從,事會之適也;

3這種修行的方法就叫做“忘適之適”。

4 忘記腳上的鞋,忘記腰間繫著皮帶一樣的“忘適之適”。

始乎適而未嘗不適者,忘適之適也。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