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生(四)



1顏淵從外面旅行回來,孔子問他:「你在路上是否遇見了什麼新鮮事?」

2顏淵回答說:「在旅途中,我曾注意到一位船老大,他在滿布暗礁、波濤洶湧的水域中操舟,有如神助。船在急流婸P巨石擦肩而過,我們一個個都看得心驚膽跳,但船老大卻顯得輕鬆自在,好像沒事發生似的。我曾問他,如此純熟的操舟技術,是否能學得來。

顏淵問仲尼曰:「吾嘗濟乎觴深之淵,津人操舟若神。

吾問焉,曰:『操舟可學邪?』

3 船老大說:『當然可以學。』

4 他又補充說:『會游泳的人學的比較快; 如果會潛水,那就更簡單了,他根本不必學,一登上駕駛台就能將船操好。』

曰:『可。善游者數能。若乃夫沒人,則未嘗見舟而便操之也。』

5 我聽得一頭霧水,想請他進一步解釋其中的緣由,船老大卻專心開他的船,不再理我了。

6老師,船老大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?」

吾問焉而不吾告,敢問何謂也?」

7孔子點了點頭,若有所悟的說:「會游泳的人肯定學的比較快,因為江水對他不會構成威脅,他只需要專心學習駕船技術就成了,完全不需擔心水的問題;至於會潛水的人,他的心就更輕鬆了,江水對他而言,有如平地丘陵,再險惡的水,也不能傷害他; 其他如翻船這回事,則就像我們在路上倒車一樣,在他眼中,根本也沒什麼了不起;

仲尼曰:「善游者數能,忘水也。

若乃夫沒人之未嘗見舟而便操之也,彼視淵若陵,視舟之覆,猶其車卻也。

8因為會潛水,翻船這檔事對他而言,就完全不會構成威脅,完全不會影響他的判斷。能夠保有這樣的心態,便自然而然的容易上手了。

覆卻萬方陳乎前而不得入其舍,惡往而不暇!

9這也有點像我們學習投射功夫。當我們用石頭、瓦片練習投擲,我們應有的技術就容易發揮出來; 而如果將石頭換成一般武器,我們心中會有些顧忌,怕武器傷到人,怕武器摔壞了,怕武器擲的太遠找不回來。所有這些顧慮,都會影響我們,使得我們原來所已俱備的技術水準,到最後難以發揮出來。

10而如果,我們將石頭換成黃金,那麼心中的顧忌就會更深更重,所投擲出的成績必然也是大失水準的了!

以瓦注者巧,以鉤注者憚,以黃金注者殙。

11同樣的一個人,同樣的技術水平,當心理狀態表現得不一樣時,演出的水平自然會大打折扣,而產生天壤之別; 其中的原由,就在于客觀條件的影響程度。凡事被客觀條件牽引束縛者,其主觀條件所能發揮的程度,就自然會受到限制。

12初次參加比賽的選手,總是不能正常發揮平時應有的水平,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這也是教練對選手常說的一句話: 『平常心』,以平常心去面對前面的挑戰吧!」

其巧一也,而有所矜,則重外也。凡外重者內拙。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