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生(八)



1紀渻子是有名的鬥雞訓練師。有一回國王得了一隻名種鬥雞,就令人交給紀渻子為他訓練。

紀渻子為王養鬥雞。

2 十天過去了,國王很掛念這隻名貴鬥雞訓練的情形。他召見紀渻子,問他訓練得怎樣了。紀渻子說︰「還不行,牠還很衝動,而且個性太驕傲了。」

十日而問:「雞已乎?」曰:「未也,方虛憍而恃氣。」

3 又過了十天,國王又問紀渻子訓練得怎樣了。紀渻子說︰「有些進步,但還不完美; 牠的專注心還不夠,一點聲響或一片影子在牠面前晃動,都會讓牠分心。所以目前還不適合出戰。」

十日又問,曰:「未也,猶應嚮景。」

4 這樣又過了十天,國王有-點兒急了。堂堂一國之君,在鬥雞場上老是屈居下風,那實在是太沒面子了; 他開始不耐煩的問道︰「到底要多久訓練才會結束呢?」

5 紀渻子氣定神閑地說︰「差不多了,現在差就差在牠的眼神裡還流露出凶光; 雖然,內心充滿鬥志是應該的,可是牠不應該將之洩露出來,就是一點兒徵候也不應該。」

6 國王聽了,覺得他言之成理,也唯有暫時按捺住一肚子的不滿,沒有發作出來。

十日又問,曰:「未也,猶疾視而盛氣。」

7 如此又過了十天。這回,紀渻子沒等國王開口,主動地跑到國王那兒說道︰「行了﹗行了﹗面對挑釁者,牠完全置之不理。牠看上去似乎有點呆若木雞,但實際上牠已達到德全之境。當牠站在場中央時,對手完全被牠的神情震懾住,都嚇得噤若寒蟬,不戰而退了﹗」

十日又問,曰:「幾矣,雞雖有鳴者,已無變矣,望之似木雞矣,其德全矣。異雞無敢應者,反走矣。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