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生(九)



1 孔子到呂梁瀑布去遊覽,只見此瀑布落差有30仞,因為此瀑布而激起的湍流則共約40裡長。在這段洶湧的水域裡,就是水中生物也都難以生存。

孔子觀於呂梁,縣水三十仞,流沫四十里,黿鼉魚鱉之所不能游也。

2 正當孔子與弟子們在觀看此天險,看得入神之際,他們突然發現,有一個人在水裡載浮載沉; 孔子以為是有人看不開想在此自殺,當即吩咐其弟子沿河奔走,設法營救。

見一丈夫游之,以為有苦而欲死也。使弟子並流而拯之。

3 弟子們奔跑了幾百步後,突然看見這人披頭散發地自水中冒出來,神情泰然地游回岸邊。很顯然地,此君是在此波濤洶涌的河中游泳而非自殺。孔子見了,大感驚訝。

數百步而出,被髮行歌而游於塘下。

4 他走過去,問此泳者︰「我看你披頭散發地,在這兇惡得連魚兒都絕跡的水中載浮載沉,初時還以為是一具死尸呢?沒想到你竟是個活生生的人。你能在這麼驚險的水域中游泳,想必泳技是高超到了極點了,就不知,你這身本事是如何學得的?」

孔子從而問焉,曰:「吾以子為鬼,察子則人也。請問:蹈水有道乎?」

5 這位仁兄漫不經心地回答道︰「也不過是游泳罷了,這當中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大道理。我秉持“始乎故,長乎性,成乎命” 的原則,在游泳時,一碰到漩渦就跟著漩渦沉下去; 當漩渦旋轉到了底,自然會從另一個方向湧出來,這時我也不慌不忙地,跟著河水湧出水面。只要順著水勢,隨著水性游,不要抗拒它,不要緊張,也不要自以為是的與水流對抗; 那麼,在這條河裡游泳其實也沒什麼難的。 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麼絕竅的話,那麼"始乎故,長乎性,成乎命"就是我唯一的方法了。」

曰:「亡,吾無道。吾始乎故,長乎性,成乎命。與齊俱入,與汩偕出,從水之道而不為私焉。此吾所以蹈之也。」

6 孔子說:「什麼是你說的 “始乎故,長乎性,成乎命”? 我聽不懂。你是否可以進一步說清楚些。」

孔子曰:「何謂始乎故,長乎性,成乎命?」

7 這位泳者回答說︰「我生長在陸地上,因此而安於陸地上的生活,這就是”故” 。

8 而當我生長在河邊,每天與水為伍時,自然會練得一身的泳技,這就是所謂的 ”性”。

9 在陸地上生活了這麼多年,在水中遊戲了這麼多年; 我只是隨著天性,以及後天習得的技能過日子,從來不去研究,為什麼我會這樣的過著日子?為什麼我這樣子游泳?為什麼我要結婚生子?為什麼要養育孩子?為什麼要禪坐默想?為什麼要吃東西?為什麼要睡覺?

10 所有這些事,我都不問為什麼,而只是默默地在做,定時的去做,盡心盡力的做好。

11 當我在此水域中游泳時,只要一碰到漩渦,我就緊跟著漩渦而沉下去,然後再跟著急流涌出水面。生活中也是這樣,所以有人說,行行出狀元; 不論是什麼環境,什麼際遇,我只要樂天知命的安於其中,就能享有沉穩,安寧,祥和的生活; 並設法在這樣的時空中,妥當地安排好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。做一個好乞丐、做一個好公務員、做一個好工人、生意人甚至退休人員。我不會心生不滿,覺得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或那樣與眾不同的遭遇; 更不會怨天尤人,說東道西。我只是設法過好每一天,做好身旁的每一件事而已。 這就是 ”成乎命” 的真諦。」

曰:「吾生於陵而安於陵,故也;長於水而安於水,性也;不知吾所以然而然,命也。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