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木(三)



1 衛靈公想要蓋一座鐘樓,這樣有急事,想發出警報時也比較方便。可是府庫堥S有這筆經費。衛靈公指示北宮奢自己想辦法籌錢,同時要及早將鐘樓建好。

2 可是沒錢又怎麼辦事呢?

3 在正規賦稅之外,還要百姓另外再出錢以建造鐘樓,肯定是件苦差; 文 武百官於是都在旁等著看北宮奢如何出醜。

4 時間過得很快,三個月一晃就過去了。然而市井之間,並沒有聽到對政府要求百姓出錢以建鐘樓所發出的怨言,而蓋建鐘樓的錢卻已經籌齊了。

北宮奢為衛靈公賦斂以為鐘,為壇乎郭門之外。

三月而成上下之縣。

5 朝中官員莫不議論紛紛,都很想知道北宮奢是如何辦到的,可是又不好意思追問。

6 有一天,王子慶忌再也憋不住了,他跑到北宮奢那兒去問:「北宮兄,大家對你如何完成這樣的任務都覺得好奇,可是又不好意思問。請問,你是怎麼做到的?」

王子慶忌見而問焉,曰:「子何術之設?」

7 北宮奢回答說:「在我的信念堙A無論做任何事,都不應該使用心機、 計謀、 策略等去誘導、強迫、欺騙別人以達到我們的目的。所以對籌錢建鐘樓這件事,我並沒有使出任何特別的策略,也沒有搬出什麼政策來宣導這回事。

8 我所知道的處事原則是:雕琢後的東西都不完美,唯有返樸歸真的法子最好。所以在城門附近,我蓋了一個簡單的壇架。壇架上面掛著一塊告示牌,上面說明靈公想要建一座鐘樓,以便於一旦有事發生時,可以敲鐘向民眾示警。

9 我就像是一個不識字的嬰兒,誠惶誠恐,一言不發,有點羞澀地坐在那兒。百姓們來來往往都會停下來,聚集在壇前議論紛紛; 我歡迎任何好奇有興趣的人來到壇前,沒興趣,不想來的我也絕不勉強。這些聚集在壇前的人,有的批評,有的贊同; 有的人不捐錢,有的人捐小錢; 而有的人捐得多些,這都隨個人的意願及財力去決定。

10 就這樣日復一日的經過三個月,我就漸漸籌得了建造鐘樓的款項了。

奢曰:「一之間,無敢設也。奢聞之:『既雕既琢,復歸於朴。』侗乎其無識,儻乎其怠疑;萃乎芒乎,其送往而迎來;來者勿禁,往者勿止;從其彊梁,隨其曲傅,因其自窮。

11 我這方法的好處是,百姓捐錢都是屬於自願的。大家量力而為,所以不會類似苛捐雜稅般增加百姓的負擔。當然最重要的一點,是樹立了政府順從民意,尊重民意的典範。百姓對政府的信心大增,這才是值得我們慶幸的。」

故朝夕賦斂而毫毛不挫,而況有大塗者乎!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