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木(四)



1 孔子在陳蔡兩地之間被亂民包圍,困在那兒己經七天沒有吃熱食了。大公任知道了,立刻專程去探望孔子。

孔子圍於陳蔡之間,七日不火食。

2 大公任一見面就說:「你差點就遇害身亡了,是嗎?」

大公任往吊之,曰:「子幾死乎?」

3孔子一臉尷尬地說:「是啊!真是好險。」

4 大公任又說:「莫非,你也怕死嗎?」

曰:「然。」「子惡死乎?」

5 孔子說:「當然,只要是人,沒有不怕死的。」

6 大公任立刻抓住這個機會,想讓這位大師,多接觸一些宗教及哲學方面的知識。我們這位大師很排斥看不見,摸不到的宗教及哲學觀念。他主張“不知生,焉知死”。

7 大公任說:「讓我來教你如何避開苦難及死亡的威脅吧!

曰:「然。」任曰:「予嘗言不死之道。

8 東海有一隻大鳥叫意怠。這隻鳥看起來笨笨地,牠的飛行技術不佳飛行距離也不長。築巢時,牠儘量找與大家緊鄰的地方,雖然吵些,也不敢離得太遠。

9 在飛行時,牠從來不敢飛在前頭。在回家的路上,牠也不敢落在後面。牠總是躲在眾鳥之中,以尋求保護。吃東西時,牠不敢跟別的鳥兒爭,總是獨自揀著吃其他鳥兒所吃剩下的食物。

10 因為這樣牠永遠不會落單,也永遠不曾受到傷害。

東海有鳥焉,名曰意怠。其為鳥也,翂翂翐翐,而似無能;引援而飛,迫脅而棲;進不敢為前,退不敢為後;食不敢先嘗,必取其緒。

11 軀幹筆直的樹,總是第一棵被砍倒。水質甘美的井,也是第一口被吸乾。孔先生,你到處遊歷奔走,向那些無知的百姓宣揚你的學問,令他們大感吃驚。你盡力修飾你的美德,使得一般人在你面前顯得汙穢。你在人們面前光芒四射,好像日月都跟著你走似的。由於你的形象太突出了,所以為自己帶來了災禍。

是故其行列不斥,而外人卒不得害,是以免於患。直木先伐,甘井先竭。子其意者飾知以驚愚,修身以明汙,昭昭乎如揭日月而行,故不免也。

12我聽老子說,“自伐者無功,功成者墮,名成者虧”。換句話說,就是自吹自擂的人,功勞簿上不會有他的名字。功勞卓越者終有失去光環的一天。功成名就的人也有退出歷史舞臺的時候。

13 天底下肯放棄功名,甘心成為一名凡夫俗子者,實在是太少了。

昔吾聞之大成之人曰:『自伐者無功,功成者墮,名成者虧。』孰能去功與名而還與眾人!

14 我們看“道”。祂無處不在,卻從來不刻意彰顯自己。德的影響力更是無遠弗屆,可是祂卻從不在乎名聲。

15 修行完備的人總是告誡自己,要誠誠懇懇地做一名平凡的人,有時吃些小虧,像個傻子似的也無所謂。他時時提醒自己,要避免成為公眾人物,所謂的權貴更是他避之惟恐不及的虛位。

16 不要為求功名而活,這樣你就不會去批評別人,別人當然也不會批評你。德行完備的人是不求出名的。他們知道人怕出名,豬怕肥的道理。」

道流而不明,居得行而不名處;純純常常,乃比於狂;削跡捐勢,不為功名。是故無責於人,人亦無責焉。至人不聞,子何喜哉!」

17 孔子聽完,頻頻點頭說道:「好!說的好!」

18 第二天他擺脫掉所有的親戚、朋友、學生等,跑到一處荒郊野外去過離群索居的日子; 穿著樸素,飲食簡單。一段時間過後,周遭的飛禽走獸,也都習慣了他的存在,人畜之間和平相處,互不侵擾。

孔子曰:「善哉!」辭其交游,去其弟子,逃於大澤,衣裘褐,食杼栗,入獸不亂群,入鳥不亂行。

19 既然連百獸都能接受他,那麼人類社會自然也不會排擠,或侵犯他了。

鳥獸不惡,而況人乎!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