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木(五)



1孔子為了實踐自己的理想,期望天下政府都能按照他的政治理念去治理國家,以達到國泰民安的理想境界。

2 可是多年來,諸事不順。前後兩次被自己的祖國--魯國--,驅逐出境。

3 在宋國,有位司馬叫桓魋的想殺害他。

4 在衛國,被人誤認為陽虎而遭困,差點兒丟了老命。

5在商與周兩地窮困潦倒,生活拮据。路經陳與蔡國時,在負函被楚軍圍困。

6 遭遇了這麼多的艱辛,孔子身邊的人明顯地減少了。可是他還是不瞭解,自己明明是一片好意,可是,為什麼卻總是得不到別人的認同呢?

7 有一回,孔子與子桑兩人在一起聊天時,他不免又發起了牢騷。

8 孔子說:「這幾年來我真夠倒楣的。兩次被逐于魯。伐樹于宋。在衛國被人誤會,差點送命。在商與周兩地窮困潦倒,沒有知音。後來又受困于陳蔡之間。由於這些倒楣事接二連三的發生,過去經常來家堥城坁瑪丳迭A朋友都減少了,就連最親的門徒也日益稀少。命運如此,我無話可說,但是這究竟是為了什麼,我至今還是搞不懂。」

孔子問子桑雽曰:「吾再逐於魯,伐樹於宋,削跡於衛,窮於商周,圍於陳蔡之間。吾犯此數患,親交益疏,徙友益散,何與?」

9 子桑說:「你有沒有聽過假國林回逃亡的故事?

子桑雽曰:「子獨不聞假人之亡與?

10那年假國有大難,大家紛紛逃亡。林回逃亡時,放棄了他家那塊價值千金的玉石,只背著兒子及其衣物落荒而走。

林回棄千金之璧,負赤子而趨。

11 有人問他,小孩的衣服不值錢你拿他幹嘛?小孩比玉石累贅多了,求逃亡方便,就應該帶玉石而放棄孩子,更不要說玉石價值千金了。

12 你到底是怎麼想的,棄玉石而就孩子呢?」

或曰:『為其布與?赤子之布寡矣;為其累與?赤子之累多矣;棄千金之璧,負赤子而趨,何也?』

13 林回說:「我珍惜那塊玉,因為它有千金之價,可是孩子跟我卻是有血緣的親子關係。

14 那些因為利益而接合的,當危難發生時,其利益消滅,相互的關係也會消失。

15 有血緣關係的親情則不同,當有危難時,他們會相互幫忙,以期渡過難關。這兩者的關係是截然不同的。

林回曰:『彼以利合,此以天屬也。』夫以利合者,迫窮禍患害相棄也;以天屬者,迫窮禍患害相收也。

16 所以說,君子之交淡若水。君子之間的友誼不是建立在利害關係,也不是建立在易於動搖的金錢之上。只有小人的友誼才會濃厚得像糖蜜似的,當相互間的利益存在時,大家經常聚在一起飲酒高歌; 當利益消失,彼此之間的吸引力明顯消退時,他們之間的友誼也就不存在了。

17 君子之間的友誼是因為觀念、興趣、愛好、仰慕等因素才得以建立起來。他們之間的粘著劑,看起來淡淡地毫不起眼; 可是這種淡淡的因素,卻經得起時空的考驗,不會變質。所以,他們的關係有點像有血緣的性質,因此能長久地維繫。

18 小人之間的感情是建立在共同依賴的利益之上。比如某人有錢有勢,許多人會依附在他的周圍,以期獲得一些生意上的機會或者單純的吃喝的機會。而對於有錢的人來說,有一幫人在他身邊吹牛拍馬,陪著玩; 花少許金錢,既不痛,又不癢,那又何樂而不為。

19 可是,只要有一天,這位大頭的經濟狀況改變了,他四周的這些酒肉朋友自然的也就樹倒而猢猻散了。

20 所以說,人與人之間的結交都是有原因的。

21 原因在,則結合,原因不在,則散離。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。」

夫相收之與相棄亦遠矣,且君子之交淡若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。君子淡以親,小人甘以絕,彼無故以合者,則無故以離。」

22孔子聽完了這樣的解說,心中的疑惑終於解開了。他對子桑說:「 謝謝你的教誨。」說完就回家了。

23 回到家堙A孔子將所有的書籍都扔出家門,同時中止他每天定時看書、研究、授課的工作。跟在他身邊的弟子們自此無課可上,無訓可聽; 可是奇怪的事發生了。那些弟子反而跟他更親,關係也更為緊密了。

孔子曰:「敬聞命矣!」徐行翔佯而歸,絕學捐書,弟子無挹於前,其愛益加進。

24 數日之後,子桑覺得上回談的話還說得不夠完整,因此,他意猶未盡地的又跑去見孔子。

25 他對孔子說:「從前,舜在臨終前召見禹,他語重心長地對禹說:『你千萬要記住,無論做任何事,都不要勉強,一切隨緣就好。』

26 為人處世不要虛偽。應該率直、坦白,一切隨緣。你的施政方針,只要跟著社會的脈動與流行走,就不會脱離民意太遠。永遠不要虛情假意、不製造謊言、不粉飾太平; 那麼,你就不需要為了掩飾之前的謊言,而費盡心思的去設計更多的謊言。能夠保持這種態度,並且持之以恆; 那麼,你的心情自然就能保持輕鬆,而沒有一絲一毫的壓力了。

27 施政時一切順從民意,情真意直,絕不虛假,那麼你的政策就會容易推行; 不需要勞師動眾的辦什麼公投、打什麼政令廣告,也不需要利用老人年金,漁農民補貼等行賄百姓,刻意討好百姓,以爭取更多的支持。

28 能夠這樣的話,你也就不會被利益團體、野心人士或甚至黑道、神棍等牽著鼻子走了,切記!切記!」

異日,桑雽又曰:「舜之將死,真泠禹曰:『汝戒之哉!形莫若緣,情莫若率。緣則不離,率則不勞。不離不勞,則不求文以待形;不求文以待形;固不待物。』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