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木(六)



1 莊子一直厲行簡單樸素的生活,對物質享受,從不刻意追求。所以給人的印象難免有些邋遢與不修邊幅。

2 有一天,莊子穿了一件不太合身的布袍,袍子上還帶有一些補丁。腳上那一雙鞋,鞋帶已經斷了,竟權且用麻繩隨便的捆上

3 當他走過魏王的前面時,魏王看見莊子潦倒的樣子,有感而發的說:「你怎麼看起來一點精神都沒有,邋邋遢遢的,太不成樣子了!」

莊子衣大布而補之,正緳係履而過魏王。魏王曰:「何先生之憊邪?」

4 莊子說:「我雖然窮,穿不起華麗的衣服; 可是精神卻挺好的,心理上很健康,也沒有什麼想不開的事能困擾我。

5 當一個人心中,始終忘不掉塵世間瑣碎的事,忘不掉功名,忘不掉事業、權位;一天到晚野心勃勃地,想這個,貪那個; 這樣的人才會身心疲憊,形容憔悴。

莊子曰:「貧也,非憊也。

6 我只是服裝略為不整潔,穿著補丁的衣服罷了。鞋子破個洞,腳趾頭露在外面,是因為沒錢買雙新鞋,這是窮,但是絕不是憊。人之貧窮,是時運不濟,生不逢時,環境不允許等因素所造成的。

士有道德不能行,憊也;衣弊履穿,貧也,非憊也,此所謂非遭時也。

7 你只要看看那些猿猴,當它們生長在高大茂密的森林中時,它們攀著樹枝、蔓藤,翻騰其間,身手矯健,就是后羿及篷蒙等武功高強的人也比不上。

王獨不見夫騰猿乎?其得楠梓豫章也,攬蔓其枝而王長其間,雖羿、蓬蒙不能眄睨也。

8 可是,如果這些猿猴是生長在短小,充滿尖刺的灌木叢中,它們就非得小心翼翼地移步其中。不是它們矯健的身手發生了什麼問題,而是四周的環境,不允許它們施展及發揮其與生具來的特長與天性。

及其得柘棘枳枸之間也,危行側視,振動悼慄,此筋骨非有加急而不柔也,處勢不便,未足以逞其能也。

9 今天我莊周置身於如此政績不顯揚,民生凋敝的環境; 我想要穿得體面些,有可能嗎?

今處昏上亂相之間,而欲無憊,奚可得邪?

10 太招搖,強出頭,會不會引來麻煩?誰知道呢! 比干被紂王以剖心之刑處死,就是一個血淋淋的例子。明乎此,我還能不加倍小心嗎?」

此比干之見剖心徵也夫!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