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木(八)



1 莊子有一天到雕陵私人栗園附近去遊玩。

2 他被一隻從南方飛來的大鳥所吸引,不經意地走進了栗園堙C

3 莊子抬頭看著這隻怪鳥。他發覺這隻鳥的翅膀伸展開時竟有七尺長,眼睛好大,足足有一寸寬。當這隻鳥飛過他身邊時,不知怎地,翅膀竟然刮到了他的前額。最後這隻怪鳥,就停歇在一顆栗樹的枝頭上。

莊周游於雕陵之樊,睹一異鵲自南方來者。翼廣七尺,目大運寸,感周之顙,而集於栗林。

4 莊子看著這隻怪鳥,心中想到,這到底是一隻什麼樣的鳥啊!牠有那麼長的翅膀,卻不飛翔,懶懶地站在枝頭上。有這麼大的眼睛,卻不看清環境,粗心大意地刮到我的額頭。

5 想到這堙A莊子想瞭解這隻鳥的興趣因而更濃厚了。

6 他一隻手提著自己長袍的下襬,一隻手拿著彈弓,緊跟著這隻鳥兒深入了栗園之中。

莊周曰:「此何鳥哉!翼殷不逝,目大不睹。」蹇裳躩步,執彈而留之。

7 莊子站定後,他發現在樹枝的陰暗處,有一隻蟬,安詳地歇在那兒,高聲地吟唱著,己達到忘我的境界。

8 在蟬的身後,有一隻螳螂,正高高地舉起前腳,利用樹葉的掩護,等待機會要捕捉那隻蟬。

9 這隻螳螂太專注在牠的獵物上,因而忽略了,有一隻鳥在其身後,正虎視眈眈地注視著牠。

10 當然,這隻鳥兒也因為太專注在牠的獵物--螳螂--身上,而忘記了樹下另有一位仁兄,正拿著彈弓,隨時準備將牠射下。

睹一蟬,方得美蔭而忘其身。螳螂執翳而搏之,見得而忘形;異鵲從而利之,見利而忘其真。

11 莊子在樹下看到了這樣的景象,忽然警覺到,這就是生物的食物鏈,物物相扣,一物剋一物。

12 這時看守栗園的人,發現莊子站在園堙A手拿彈弓,以為他是偷採栗子的竊賊。因此破口大罵。莊子迅速的將彈弓丟在地上,狼狽地跑出栗園。

莊周怵然曰:「噫!物固相累,二類相召也。」捐彈而反走,虞人逐而誶之。

13 莊子回家後,悶悶不樂地呆了三天,那兒也不想去。

莊周反入,三日不庭。

14 莊子的徒弟藺且在一旁觀察,發覺了老師的情緒上的變化,因此他問莊子: 「為什麼您這幾天一直都將自己關在屋子堙A悶悶不樂的,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了? 」

藺且從而問之,「夫子何為頃間甚不庭乎?」

15 莊子說: 「我對物質世界的東西太專注了,對世俗的欲望太高了,因而迷失了自己,忽略了內心還有自性,佛性,拙火,妙用,以及氣的存在。

16 就像我們留心觀看渾濁的溪水,而忘記了在湖之深處,還有清澈的湖水。

17 前輩們曾經告訴我,入境問俗的道理。我到雕陵遊玩,一時疏忽,忘記了栗園中瓜田李下的忌諱。當那隻鳥兒低飛時,碰觸到了我的前額,這才引起我的注意,也差點為牠引來殺身之禍。那隻鳥兒的這種作為,也是因為太專注於樹上的螳螂所致。至於我,卻被栗園看守人誤當成小偷來看待,你說,我怎麼還能快樂得起來呢?」

莊周曰:「吾守形而忘身,觀於濁水而迷於清淵。且吾聞諸夫子曰:『入其俗,從其俗。』今吾游於雕陵而忘吾身,異鵲感吾顙,游於栗林而忘真。栗林虞人以吾為戮,吾所以不庭也。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