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子方(一)



1 田子方在魏文侯那兒當差。往往在他們討論事情的時候,田子方經常會提及谿工這個人。

田子方侍坐於魏文侯,數稱谿工。

2 有一天,魏文侯好奇地問:「谿工是你的老師嗎?我常聽你提及這個人,並且常用此人的論點來印證你的話。」

侯曰:谿工,子之師邪?」

3 田子方說:「不!谿工不是我的老師,他是我的老鄉。他書讀的很透徹,而且思路清晰。所以我常運用他的話,來印證我的論點。」

子方曰:「非也,無擇之里人也。稱道數當故無擇稱之。」

4 魏文侯又問:「那麼你是沒有老師,無師自通的人了?」

文侯曰:「然則子無師邪?」

5 田子方說:「不!我沒那麼厲害。我有老師。」

子方曰:「有。」

6 「那麼你的老師是誰啊!」魏文侯問。

曰:「子之師誰邪?」

7田子方說:「是東郭順子。」

子方曰:「東郭順子。」

8 魏文侯又問:「東郭順子? 怎麼你好像從來沒有提起過他呢?」

文侯曰:「然則夫子何故未嘗稱之?」

9 田子方理了理衣服,站直了身子,說:「我的老師是一位修行完備的人。他雖然還有人的樣子,可是實際上他已經修得正道,與佛、神仙無異。他的自性、佛性、氣、拙火、妙用等都已經充分地彰顯; 一般凡人的貪欲、瞋恚、疑法、掉悔、睡眠等五蓋都被他突破了,再也不能成為他修行路上的障礙。而名利與財富等都是供他使用的奴隸,侍候他,並協助他達成修行的目的。

10 物質世界是苦源這個道理,他已經徹底地醒悟。因此有關人世間的俗事,他都不會再有興趣,這也是當我們討論國家大事時,甚少提及我老師的緣故。」

子方曰:「其為人也真。人貌而天虛,緣而葆真,清而容物。物無道,正容以悟之,使人之意也消。無擇何足以稱之!」

11 退朝後,魏文侯若有所思地,一直在回味著田子方有關他老師的描述,一整天也說不上一句話。直到最後好不容易理出了一點頭緒,他立刻召見在宮中當差的大臣,並對他們說:「我們距離修行完備的人實在太遙遠了。退朝後,魏文侯若有所思地一直在回味田子方有關他老師的描述,整天一句話也沒說。好不容易最後理出了一點頭緒,他召見在朝中當差的大臣並對他們說:「我們離修行完備的人實在太遙遠了。

12 從前我一直以為仁、義、忠、信等就是人類最高的道德標準。可是,在我聽完了田子方有關他老師的描述後,我發覺,在這個以功利為掛帥的物質世界中,我們一切的行為與企圖,都是那麼的幼稚而無知。當我們野心愈大時,我們的困惑及苦難等就會愈深。

13 所有的人都被物欲等牽著鼻子走而不自知。一想到此處,我就再也提不起勁,更別提搞什麼五年計劃了。我再也沒有興趣去討論,去爭辯那些誰是誰非的瑣事了。

子方出,文侯儻然,終日不言。召前立臣而語之曰:「遠矣,全德之君子!始吾以聖知之言、仁義之行為至矣。

14 現在我已經知道了,我所學的都是些粗糙、淺薄而經不起考驗的學問。而魏這個國家正是我苦惱的來源,它是拖累我不能修成正道的障礙。唉!我究竟該如何是好呢?」

吾聞子方之師,吾形解而不欲動,口鉗而不欲言。吾所學者,直土埂耳!夫魏真為我累耳!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