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子方(十)



1 肩吾與孫叔敖是同鄉,兩人同在一個村子堛齯j,可是也算不得是什麼深交。

2 孫叔敖長大後到外面謀生,直到退休才又再回到村子堥茼w度餘年。有一天,兩人在樹下一邊喝茶,一邊乘涼; 肩吾忽然有感而發的對孫叔敖說:「一般做過官的人,在衣錦還鄉之後,大都會興建豪宅,築起高高的圍牆,深恐有人會來搶奪他的錢財,甚至危害他的生命; 而你曾經三度為相,當你做宰相時,我感覺不出你家的老宅子有什麼改變,這一回,你告老還鄉,我也感覺不出你有什麼悵然若失之態。剛開始的時候,我還懷疑你是深藏不露,喜怒不形於色; 可是經過這一段時日的相處,你我天天在這堻鳦馫嶀恁A而你每一次都顯得一副無事一身輕,以及悠閒自得的樣子; 我這才相信,你是真的不把在朝在野這檔事放在心上。無論是榮華富貴,抑是歸隱鄉林,都不能影響你的心情,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?」

肩吾問於孫叔敖曰:「子三為令尹而不榮華,三去之而無憂色。吾始也疑子,今視子之鼻間栩栩然,子之用心獨奈何?」

3 孫叔敖淡淡地笑著說:「我哪里有什麼過人之處! 我只是認為世事無常,要來的擋不住,要走的我們也阻止不了。我以為客觀條件的變化都不是人為的力量所可以控制的;

4 在諸多客觀因素的驅使下,楚王選擇我做他的宰相。而在諸多的客觀因素的影響下,楚王又改以別人來當宰相。楚王的心意,並不是我所可以完全掌控的,所以,對於楚王所作出的決定,我的看法是: 得之不喜,失之不憂。

孫叔敖曰:「吾何以過人哉!吾以其來不可卻也,其去不可止也。吾以為得失之非我也,而無憂色而已矣。

5 如果再換另一個角度來看。是宰相這職位重要呢?還是我自己這條老命重要呢?如果重要的是宰相這個頭銜,那它與我無關,這世上重要的事情太多了,如果事事關心,事事都想參上一腳,那豈不累壞人了;

6 如果是我這條老命重要,那我的老命尚在,並沒有因在朝或在野而改變。既然我的老命尚在,那麼我又擔憂個什勁呢?

7 老實告訴你,我所關心的只是主觀條件的自信、佛性、氣、挫火、妙用等是否得到適當的伸展,我每天細心地,穩當地修煉瑜伽,悠游于初禪、二禪、三禪、四禪乃至更高深的禪境之間,神游于四海蒼天之上,哪還有空去在乎別人有關於我的尊貴或低賤的的評語呢?」

我何以過人哉!且不知其在彼乎?其在我乎?其在彼邪,亡乎我,在我邪,亡乎彼。方將躊躇,方將四顧,何暇至乎人貴人賤哉!」

8 肩吾與孫叔敖之間的對話,很快便廣為傳播開來。孔子聽聞了孫叔敖對功名的看法後,感歎地說:「古往今來,修行完備的人都是這樣。就算是知識再淵博的人,在面對他們之時,也不知道該說什麼?

9 就像剛學會算術的人,他不知道如何跟數學博士討論數學的道理一樣;

10 美女如西施、楊玉環者與之相處,也不能用美色去影響他們,或改變他們的行為態度; 有計劃、有預謀的美人攻勢,對他們而言亦無異於熱包子打餓狗,有去無回,白白犧牲,達不到什麼具體目地的。

11 為非做歹的匪徒、結幫集社的流氓也無法欺侮他們。因為他們身無長物,沒有值得搶劫的動機,匪徒又搶他們幹嘛呢?

12 這種人不但軟硬不吃,就是客觀環境的名與利也同樣的誘惑不了他們。

13在他們眼堙A伏羲、黃帝與一般販夫走卒之間並無什差別。在距離方面,皇帝是高高在上不容易親近,因此,反而是販夫走卒讓人更容易與之結交。

仲尼聞之曰:「古之真人,知者不得說,美人不得濫,盜人不得劫,伏羲、黃帝不得友。

14 死生是人生的大事,可是修行完備的人,他們視死為另一個生的開始。死生都是階段性的變化,就像一年四季的更替一樣,沒有什麼特別值得欣喜或悲傷的;

15 人生的大事諸如死生,他們是這樣看,對在朝,在野,有官職,沒官職等,當然也就更釋然而不是那麼的在意了。

16 有了這樣的胸懷,因此修行完備的人,他們的自信、佛性、氣、挫火、妙用等遊乎崇山峻嶺而無礙,潛至深淵海底而不溺,身處市井鄉里,與平民百姓生活在一起也一樣的自由自在,不會覺得格格不入,或感其低俗而不能適應。

17 其自信、佛性、氣、挫火、妙用等與大自然合而為一,成為大自然的一部份。他們就像陽光、空氣、雨水一樣慷慨地照顧、奉獻給所有需要幫助的人。其源源不斷的供應,好像永遠也不會枯渴似的。」

死生亦大矣,而無變乎己,況爵祿乎!若然者,其神經乎大山而無介,入乎淵泉而不濡,處卑細而不憊,充滿天地,既以與人,己愈有。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