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子方(十一)



1 楚王與凡君有姻親關係。凡國受封立國以來國勢日衰。在此春秋戰國時代,弱肉強食,小國是很難生存的。

2 這一年,凡君到楚國作客,一待就是好幾個月,完全沒有回國的念頭。有一天,正當他與楚王在宮媔Ⅴ肸氶A從宮外傳來了惡訊說,凡國已經淪陷了!

3 初時大家還將信將疑,可是連續三次傳書都證實了此點,已經不由得楚王及凡君不信了。

楚王與凡君坐,少焉,楚王左右曰凡亡者三。

4 面對這樣的局勢發展,凡君心中倒是非常坦然,他知道這是遲早都會發生的事,要想阻止是很困難的。

5 因此,當楚王安慰這位姻親時,凡君對楚王說:「"凡" 這個政權的消失,對我而言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,你看我現在不是還活的好好的嗎?

6 我的存在不會因為這個身外之物--凡政權--的消滅而跟著死亡。

7 如果這個道理是正確的,那麼其實楚國的存在與否,跟你楚王其實也沒有太大的關係。它既不能保證你的生,同時也不能保護你免於死亡。當我們從這個角度去看時,所有的客觀環境與我們的關係都不是那麼關鍵的。

8 凡政權的存亡,楚政權的存亡,都是出於客觀環境的變化所使然,這都是我們所掌握不住的。

凡君曰:「凡之亡也,不足以喪吾存。夫凡之亡不足以喪吾存,則楚之存不足以存存。

9 站在主觀條件上看它們,想著它們,它們就存在。只有你不當它們一回事,完全不在乎它們的時候,它們就離得你遠遠的,似乎根本就不存在似的,對你更是一點影響力都沒有。

10 所以,它們的存在與否,其實是與你的心大有關係。你心中牽掛著它們,它們就存在。心中沒有它們,則它們對你而言就消失了,就不存在了。

11 凡政權對我而言是一個包袱,是一個負擔。如今它被別人接手了,對我而言正是一件好事; 就讓它在我心中消失,不再讓我牽腸掛肚。既是如此,我又有什麼好難過的呢?」

由是觀之,則凡未始亡而楚未始存也。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