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子方(三)



1 顏回跟隨孔子學習已經有許多年了。這些年來,顏回努力用功,從來沒有懈怠之心。可是在關鍵問題上,他總是覺得與老師之間還是差上了一大截。這就像一群朋友,平時大家聚在一起,看不出什麼差別,可是一旦遇到了緊急情況,或出席正式的大場面,每個人臨場的表現就完全不同了。

2 顏回發現了這樣的差異。有一天,他對孔子說:「老師走我可以跟。老師快走我也沒問題。老師慢跑我勉強可以追上。可是當老師放開腳步全力衝刺的時候,我就望塵莫及,再也追趕不上了。」

顏淵問於仲尼曰:「夫子步亦步,夫子趨亦趨,夫子馳亦馳,夫子奔逸絕塵,而回瞠若乎後矣!」

3 孔子知道顏回必定是另有所指,因此問道:「回啊!你真正想說的到底是什麼呀?」

夫子曰:「回,何謂邪?」

4 顏回回答說:「將老師一般的言論,比喻為走路,這個我沒問題。將老師與人辯論,比喻為快走,這個我也行。將老師講述道理,比喻為慢跑,這個我勉強也還能說上兩句。可是有時老師僅僅是一個眼神,握一個手,點一下頭,一言未發,事情就這樣搞定了。老師的親和力是那麼自然而強烈,我們既沒有做廣告,也沒有組織動員,可是總是有這麼多的人,自動地湧到老師的身邊,附和著老師的觀點。老師在這方面的能耐,我不但是比不上,就是學,恐怕也學不來。這其中究竟是隱含了甚麼樣的道理,真讓我百思而不得其解!」

曰:「夫子步,亦步也,夫子言,亦言也﹔夫子趨,亦趨也,夫子辯,亦辯也﹔夫子馳,亦馳也,夫子言道,回亦言道也﹔及奔逸絕塵而回瞠若乎後者,夫子不言而信,不比而周,無器而民滔乎前,而不知所以然而已矣。」

5 孔子皺了皺眉,語重心長地說:「嗯,有關這點確實很重要。我們做學問,修行練功求的就在能靈活應用,將知識,案例等消化而成為自己的東西。如果只是如鸚鵡般學舌,沒有自己的中心思想,那就不好了。

6 沒有自己的思想,沒有心的人就如同死人一樣,也許比死人還糟。

仲尼曰:「惡!可不察與!夫哀莫大於心死,而人死亦次之。

7 我們看太陽自東方升起,慢慢地移動,最後自西方而落下。萬物的生命也莫不是沿著這個軌跡由生至死。

日出東方而入於西極,萬物莫不比方,有首有趾者,待是而後成功。是出則存,是入則亡。

8 我們的生命是由自性與肉身等組合而成。自性進駐,我們就生。自性撤離,我們就亡。而自性如同太陽,它不會長期停留在一個點之上,所以生死輪回成為必然的現象,萬物都難逃此例。

9 不論你是誰,不論你有多大本領,不論你的機會運氣多好,都逃不脫生與死的宿命。一旦你因自性與肉身結合而成為某種生物,你就保有這樣的外形,一直到自性離開,肉身死亡,化為灰燼為止。

10 在這個生與死之間的歲月堙A人們大都跟著同類,按著一定的生活方式,日復一日的過活。整天忙進忙出的,想這個,想那個; 閒時又為了生前與死後的問題而困擾不休。

11 修行的人瞭解,這個由肉體所組合的人身,是受制於生與死之間。在這個無常的時空堙A人們難以如實地瞭解,生前與死後的事。不可得的就不要想得太多,以免自生煩惱。所以,我一向都是以 "活在當下" 為最高指導原則,以 "鏡子理論"作為我最基本的處世哲學。無相、無住,了無牽掛。當我的心進入了沉穩,安寧,以及一片祥和之後,由自性發出的智慧自動升起,我也就成為了一個自由自在,及修行完備之人了。

萬物亦然,有待也而死,有待也而生。吾一受其成形,而不化以待盡。效物而動,日夜無隙,而不知其所終。薰然其成形,知命不能規乎其前。丘以是日徂。

12 回啊!你與我亦師亦友了大半輩子,如果你至今尚不能瞭解我思想的全部精華,那就未免太可惜了。如今你自認不如的正是我的優點,我的絕妙之處。而這些觀念、思想、修為等都是形而上的,摸不到,說不清,就連文字也無從表達。如果你想以追求一般物品的方式去尋求這樣的修為,那無異於緣木求魚,或求馬於菜市,根本是辦不到的。

吾終身與汝交一臂而失之,可不哀與?女殆著乎吾所以著也。彼已盡矣,而女求之以為有,是求馬於唐肆也。

13 回啊!我現在的修為,確實是你所望塵莫及的。你的那些觀念及看法,是我老早以前就丟掉不用的。不過,話雖如此,你也不要灰心,只要知道了方向,知道了目標,對你總是好的。因此,從現在開始,你應該將我過去的那些僵化的學問、知識通通丟棄掉,努力追求我那無相、無住、五蘊皆空的哲理才是。所謂前途無可限量,你還是有機會的。」

吾服,女也甚忘﹔女服,吾也甚忘。雖然,女奚患焉!雖忘乎故吾,吾有不忘者存。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