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子方(五)



1莊子受邀訪問魯國。魯哀公對莊子說:「我們魯國研究道家學問的學者比較少,我們的學者絕大多數都是奉行儒家學說的。」

莊子見魯哀公,哀公曰:「魯多儒士,少為先生方者。」

2 莊子說:「貴國瞭解道家思想的確實不多,可是真正奉行儒家思想也很少。」

莊子曰:「魯少儒。」

3 哀公頗不以為然地回答說:「你沒看我們舉國上下全都穿著儒服,難道我們奉行儒家思想的人還會少嗎?」

哀公曰:「舉魯國而儒服,何謂少乎?」

4 莊子笑了笑,輕聲地回答說:「我所知道的儒家規矩是,知天時的人才有資格戴圜冠帽子。知地形的人才有資格穿上履鞋。遇事能當機立斷者才有資格用五色絲帶穿紫玉玦。

5 以上都是儒家的規矩。老實說,這些都是表面功夫,是重禮儀而不重修心的結果。一位真正修行完備的人,他是不會在乎一定要穿什麼樣的衣服,佩戴什麼樣的飾物。注重外表的衣冠禽獸,普天之下到處都是。

6 哀公您如果不相信我的話,可以試試告示天下,沒有真正儒道修養而膽敢穿戴儒服者處死。到時,您再看看,魯國究竟還有多少人會穿著儒服。」

莊子曰:「周聞之:儒者冠圜冠者,知天時,履句屨者,知地形,緩佩玦者,事至而斷。君子有其道者,未必為其服也﹔為其服者,未必知其道也。公固以為不然,何不號於國中曰:‘無此道而為此服者,其罪死!’」

7 魯哀公就依照莊子的建議公告天下。一時之間,全魯國就再也看不到一個敢穿儒服的人了。五天之後,有一位仁兄穿著儒服在城門外出現,哀公立刻派人請此人到朝中相見。哀公提了許多有關儒家的問題,這位仁兄對答如流,未嘗出錯。莊子站在一旁,對魯哀公說:「您瞧我說的沒錯吧!全魯國只有一位儒家學者,難道這也算多嗎?」

於是哀公號之五日,而魯國無敢儒服者。獨有一丈夫儒服而立乎公門。公即召而問以國事,千轉萬變而不窮。莊子曰:「以魯國而儒者一人耳,可謂多乎?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