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子方(六)



1 佛陀教導我們要注意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的根,不要讓它們受到外界客觀環境的誘惑、束縛、牽引等以致擾亂我們的心。

2 莊子則要我們也須注意心本身,不要有先入為主之見。因此,在與客觀環境應對時,理應進退有據,應付自如才是。莊子還說:「百里奚心中不具功利主義,所以,他養牛時,以牛本身的利益作為為出發點,他既不會喂它吃抗生素,也不會打催肥針,更不會將之圍在獸欄堙C因此,他所養出來的牛是健康、活潑、並且是生機盎然的。

3 當他到秦穆公那兒求職時,他心中只有為國,為民,以身報國,以及為國家社會服務的精神與決心。他不會因為自己的貧窮,而特地到泰穆公那兒只為求得一碗飯吃,因而表現得可憐巴巴地,讓別人覺得自己很低賤。

4 由於百里奚在秦穆公面前表現出了滿腹的雄才大略,使穆公忘記掉了他身上破舊的衣服,而授之以重任。

百里奚爵祿不入於心,故飯牛而牛肥,使秦穆公忘其賤,與之政也。

5 有虞氏的情況也是如此。當他在擔任部落聯盟首領時,在面對外力威脅、盟內惡勢力的要脅等等嚴峻的形勢之下,他卻將個人的利益、生死等置之度外,表現出一副正氣凜然,不卑不吭的氣度。因此而感動了族人,贏得了他們的心,願意團結在他的領導下,共創聯盟的幸福昌盛。

有虞氏死生不入於心,故足以動人。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