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子方(八)



1 文王到臧避暑已經有一段日子了。在這期間,他注意到,有一位老先生,每天都在渭水旁持杆釣魚。這位老先生天天坐在那兒一動也不動,從來不見他釣到任何一條魚; 因此,文王有時難免懷疑,可能他連魚鉤都沒系上。很顯然地,這位老先生只是為了享受那寧靜的時刻,根本就不關心,自己是否能釣到魚。

2 文王覺得,一個人能靜靜地坐在那兒,維持這麼長的一段時間,這表示他夠沉穩。不想將魚釣起,這表示他不貪無私。沉穩,不貪無私的人,不正是治理天下者最高的品格嗎?

文王觀於臧,見一丈夫釣,而其釣莫釣。非持其釣有釣者也,常釣也。

3 想到這堙A文王下定決心,打算任用這位老先生為宰相,將國家交給他去管理;

4 可是,如果將這麼重要的職位交給一個陌生人,文王又擔心其他臣子及親戚們也許會大表驚訝,並一起反對。然而他轉念又想,如果是為了害怕這些人會反對,就因此而放棄這樣的傑出人士,這對百姓而言,又無疑是一個莫大的損失。

文王欲舉而授之政,而恐大臣父兄之弗安也﹔欲終而釋之,而不忍百姓之無天也。

5 左思右想,再三考慮之後,文王決定製造一個藉口,務必使此人事案能順利通過。第二天早朝時,文王對文武百官們說:「昨晚我夢見一位長者,他面孔微黑、頰旁有髯,騎著雜色的馬,這匹馬的其中一隻腳是赤紅色的。這位長者命令我,將宰相的位子交給臧地老者,他說,如此一來,百姓們就能過著幸福的日子了。」

於是旦而屬之大夫曰:「昔者寡人夢見良人,黑色而髯,乘駁馬而偏朱蹄,號曰:‘寓而政於臧丈人,庶幾乎民有瘳乎!’」

6 自做聰明的臣子紛紛表示:「大王您說的那個人應該就是先王,因為先王的臉孔就是那個樣子。」

諸大夫蹴然曰︰「先君王也。」

7 文王假惺惺地說:「既是如此,且讓我們卜一次卦,再來定其真偽吧!」

文王曰:「然則卜之。」

8 大臣們均說:「這是先王的命令,您已經別無選擇,必須接受。卜卦就不必了吧!」

諸大夫曰︰「先君之命,王其無它,又何卜焉。」

9 委任臧老先生為相的事就這樣定了下來。這位老先生自上任後,既沒有更改任何一條法律,也沒有頒佈任何新的施政方針。他老先生執政就像他釣魚的時候一樣,整天坐在辦公室堙A靜靜地聆聽各地傳來的報告,偶而說上兩句,也是極其簡短的裁示或讚賞; 大部份時間,他都是輕輕地點頭,表示知道了,對任何事情大多不置可否。

遂迎臧丈人而授之政。典法無更,偏令無出。

10 就這樣三年過去了。文王仔細考察其國內的情勢,他發現朋黨群立的現象消失了。各地官員平易近人,不再標榜自己的德性及政績。不同標準的量器在市場上消聲匿跡。同時也因為朋黨群立的現象消失了,所以政策容易形成,施政容易貫徹,中央政府的力量也於無形中大增。

三年,文王觀於國,則列士壞植散群,長官者不成德,斔斛不敢入於四竟。列士壞植散群,則尚同也﹔

11 官員們平易近人,百姓的親和力就增加,政府的支持度就增高。量器統一,童叟無欺,糾紛就少,民間一團和氣。諸侯與諸侯之間和平相處,凝聚力加強了,文王盟主的地位也就更穩固了。

長官者不成德,則同務也,斔斛不敢入於四竟,則諸侯無二心也。

12 文王在接獲這樣的調查報告後龍心大悅,決定冊封臧老為國之大師。在冊封典禮上,文王對臧老說:「以我們目前的施政能力及工作表現,應該可以一統天下而成為天下霸主了吧!屆時還望先生能鼎力相助。」

文王於是焉以為大師,北面而問曰:「政可以及天下乎?」

13 我們這位臧老先生表情木然,沒有任何反應。回家之後,連夜收拾行囊,沒有留下片言隻語就離開了,從此音訊全無,再也沒有了他的下落。

臧丈人昧然而不應,泛然而辭,朝令而夜循,終身無聞。

14 顏淵聽孔子講完了這樣的一個故事以後,對孔子說:「文王也真是的,任命就任命吧!何必假藉先王托夢這樣的虛辭呢?」

顏淵問於仲尼曰:「文王其猶未邪?又何以夢為乎?」

15 孔子不以為然的說:「嗯!你千萬別這麼說。文王為國舉才的苦心,我們應該諒解同情;技術上的問題,我們就別以諷刺的眼光去看待吧!能夠任用這樣的人才,並且獲得這樣的結果才最重要,至於細節方面,我們就別太挑剔吧!」

仲尼曰:「默,汝無言!夫文王盡之也,而又何論剌焉!彼直以循斯須也。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