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子方(九)



1 列禦寇為有名的神射手,有一回,他邀請伯昏無人前來觀看他的射箭表演。

2 表演時,只見列禦寇將一杯水放在他的手臂上,再將弓拉滿。箭射出去正中靶心並不稀奇,杯水不外洩是意料中的事; 奇怪的是,他能一直保持這樣的姿勢,恰像一座雕像一樣,連續不斷地射擊,支支皆中靶心。旁觀的人都拍手叫好,嘖嘖稱奇。

列禦寇為伯昏無人射,引之盈貫,措杯水其肘上,發之,適矢復沓,方矢復寓。當是時,猶象人也。

3 只有伯昏無人沒有表現得那麼興奮。他說:「這是你專心準備射箭下的表現,不是在有其他因素的干擾下所射擊的表現。

伯昏無人曰:「是射之射,非不射之射也。

4 要知道,在打仗時,戰場上殺機四伏,士兵們每分每秒都有喪命的可能; 在這種危機四處的情形下,射手們的表現肯定是完全不一樣的。

5 平時我們訓練射箭,是為了戰爭而做準備,心理上受干擾下的準確度,才是我們要求的水準。請問列禦寇先生,你是否能處在高山之頂,站在一塊搖搖欲墜的巨石之上,而仍然得以保持精確的神技呢?」

嘗與汝登高山,履危石,臨百仞之淵,若能射乎?」

6 話一說完,伯昏無人馬上帶著列禦寇到達了一座高山上,選了一處危崖邊的巨石,巨石下邊就是萬丈深淵。伯昏無人背對著深淵,後腳根有二分露在石外,他要列禦寇也採取同樣的姿勢來射箭。

於是無人遂登高山,履危石,臨百仞之淵,背逡巡,足二分垂在外,揖禦寇而進之。禦寇伏地,汗流至踵。

7 列禦寇此時嚇得趴倒在地,全身冒著冷汗,哪里還有射箭的可能。於是,伯昏無人對列禦寇說:「修行完備的人必備沉穩的修養。他們上青天,下黃泉,游走八方,不論遇見什麼狀況,都能氣定神閑地從容應付。你看你現在這個樣子,站在稍高一點的地方,就嚇得汗流浹背,目眩神移,要是真正上了戰場,到時,你的神射技術能夠發揮的還剩多少? 豈不令人懷疑!」

伯昏無人曰:「夫至人者,上窺青天,下潛黃泉,揮斥八極,神氣不變。今汝怵然有恂目之志,爾於中也殆矣夫!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