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北遊(十)



1 冉求問孔子:「你認為,我們有可能瞭解宇宙誕生之初的原貌嗎?」

冉求問於仲尼曰:「未有天地可知邪?」

2 孔子說:「當然可以。過去的時間與現在的時間是相互連貫的,從來沒有間斷過。」 冉求似乎聽懂孔子的解釋,因此就這樣停止了討論。

仲尼曰:「可。古猶今也。」冉求失問而退。

3 第二天,冉求在經過思考後,又回過頭來問孔子:「昨天我問你,我們有無可能瞭解宇宙誕生之初的原貌,你說可以,因為古猶今也。可是我回去之後,經過一番思考,覺得疑點仍多,又開始感到迷惑; 你說,這又是為了什麼原因呢?」

明日復見,曰:「昔者吾問『未有天地可知乎?』夫子曰:『可。古猶今也。』昔日吾昭然,今日吾昧然。敢問何謂也?」

4 孔子說:「你昨天聽懂我的意思,是基於你對我的信任,因此,你完全接受我的說法。直到你回家之後,靜下心來,撇開了對我的信任,用自己的思維去思考分析,這時,你是應用你自己的知識及過去的經驗去研究判斷,因此,你又陷入了迷思,又開始覺得不懂了。

仲尼曰:「昔之昭然也,神者先受之﹔

5 就讓我再詳細地給你說說吧!

6 在宇宙無限的時空裡,過去與現在,開始與結束都是沒有意義,沒有分別的。

7沒有過去,就無所謂現在; 沒有結束,又那堥茠熄}始。就像你的問題一樣,既然我們已經有了現在,那麼過去肯定是存在的,因此,我們只須要以現在作為依據,就可以粗略的推測到過去的一般情況。

8 相反地,如果過去的時空忽然斷了線,那麼就不可能有現在這個時空的存在;

9 你可曾聽說過,在過去的某個時空堙A有位“母親”,她終身沒有生育,而今天,突然間出現了她的後裔嗎?」

今之昧然也,且又為不神者求邪!無古無今,無始無終。未有子孫而有子孫可乎?」冉求未對。

10 冉求在聽完了孔子這樣翻來覆去的解釋之後,不禁覺得有點頭昏。孔子見他沒有反應,便又繼續往下說:「你是不是還有點迷惑呢? 千萬不要認為,生與死是水火不容的。實際上,生與死不是相互排斥的,它們是緊密地結為一體的,所謂一體兩面,不是嗎?

仲尼曰:「已矣,末應矣!不以生生死,不以死死生。死生有待邪?皆有所一體。

11 你是否認為,在原始宇宙之先,就已經有物種的存在呢?可是那是不可能的。

有先天地生者物邪?

12 最先生出的物種,絕對不是物種本身。

13 物種之前,是沒有物種的。

14 就像斷了子嗣的母親,她是永遠不會再有子孫出現的。

物物者非物,物出不得先物也,猶其有物也。

15 現今存在於世上的物種,古往今來,一直都在進行著生命的延續工作,而這種薪火相傳的工作,還將會持續不斷地延續下去。

猶其有物也,無已!

16 修行完備的人,他們永遠表現出愛人如己的態度,其起因就在於,他們認清了萬物同源不分彼此; 無我相,無人相,無眾生相,無壽者相的客觀事實。

17 萬物追溯到其源頭,皆是來自同一母親,因此彼此相愛,和睦共處,乃是再自然不過的事。」

聖人之愛人也終無已者,亦乃取於是者也。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