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北遊(三)



1 齧缺一心求道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,可是始終不得其門而入,為此,他專程到被衣那兒去請教求道之方。

2 被衣告訴齧缺:「求道修煉之路無他,重點在於,首先你要有誠心,要有強烈的求道之心,而不是只因為好奇,別人學你也跟著學。反正沒有損失,試試看學成也好,學不成也罷; 持著這樣的心態,你就入不了門了。

3 當你拋開一切疑慮,決心求道時,你就會以嚴肅的態度認真學習,也才會有決心持續不斷地努力。

4 當你態度嚴謹,學習自然就專注了,一些雜念就會摒除於心外。當你靜下來,定下來,自性、佛性、氣、挫火、妙用等就會逐漸顯現,與你的肉身結合,而開始走上修行之路。佛經上說: 苦陰滅時。生智.生眼.生覺.生明.生通.生慧.生證。兩者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5 記住,凝神讓意識靠邊站,靜靜的,耐心的等待自性、佛性、氣、挫火、以及妙用等在你體內升起,然後充滿身體的各部份。

齧缺問道乎被衣,被衣曰:「若正汝形,一汝視,天和將至﹔攝汝知,一汝度,神將來舍。

6 神奇的無學之術逐一顯現,獨特的瑜伽動作,徹底地改善你的健康以及你的心智,甚至你的命運。

德將為汝美,道將為汝居。

7祂在你體內的運作是那麼的明顯,其所達成的成果是毋庸置疑的。有了這些表徵及現象,你就不要再浪費工夫去研究祂的出處,祂的性質,或祂的原因了。」

汝瞳焉如新生之犢而無求其故。」

8 被衣話還未講完,齧缺就坐在那兒睡著了。被衣並沒有因為齧缺當著他的面睡著了而感到生氣,相反的,他覺得很高興,齧缺居然會有這樣的反應。於是,他又待了一會兒,確定齧缺是真的睡熟了,他這才站起身來,躡手躡腳地走開。

言未卒,齧缺睡寐。

9 在離開的路上,他高唱著下面的曲子:「他身體靜止不動,像一條枯萎的殘枝; 他的心、他的意識已經完全停止運作,只是靜待著氣、自性、佛性、拙火、妙用等的升起。那些他經由學習模仿而來的知識及欲念等都已經消散無蹤。此時,他的內心空空洞洞的,宛如初生的嬰兒; 客觀環境的誘惑再也不能夠影響他,主觀條件的各種欲望也都淡化而起不了任何作用。他已經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,他是誰啊? 連我都不認得他了。」

被衣大說,行歌而去之,曰:「形若槁骸,心若死灰,真其實知,不以故自持。媒媒晦晦,無心而不可與謀。彼何人哉!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