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北遊(五)



1孔子對老子說:「今天您有空,我是否可以請教您,什麼是偉大的道呀?」

孔子問於老聃曰:「今日晏閒,敢問至道。」

2 老子答稱:「你先齋戒數日,淨一下身,淨一下心。將你那滿腦子的聖賢思想徹底地丟掉之後,我們再來討論吧!」

老聃曰:「汝齋戒,疏瀹而心,澡雪而精神,掊擊而知。

3 孔子照辦後。老子說:「道是極其深奧而難以捉摸的。道也很難準確的用語言來描述,話雖然此,我還是就我所知,勉強的與你說一個大概吧!

夫道,窅然難言哉!將為汝言其崖略。

4 光是由黑暗中投射出來的;有形的實體是於無形之中產生的;生命的活力來自於道,軀體配合道的活力而形成了萬物。

夫昭昭生於冥冥,有倫生於無形,精神生於道,形本生於精,而萬物以形相生。

5萬物經由演化,逐漸形成各式各樣不同的形象與外觀,外表有九孔的是經由胎生,外表有八孔的則是卵生。萬物來源不明,歸路無蹤,牠們是存在於一個前不見去路,後不知來處的中間地帶。

故九竅者胎生,八竅者卵生。其來無跡,其往無崖,無門無房,四達之皇皇也。

6 道是那麼的灰暗不明,可是從另一方面,我們又能清楚地感覺到祂的存在。因為追隨道的人,他們身強體壯、耳聰目明、心智清晰; 憂慮不能困惑他們,在與周遭環境,人、事、物等接觸時,他們也一樣的應付裕如、輕鬆而自在。

邀於此者,四肢強,思慮恂達,耳目聰明。

7 因為有道,所以天高地廣,日月也運行無誤,萬物均得以生長。從這些規律性的變化之中,我們漸漸的體會到了,道的存在。

其用心不勞,其應物無方,天不得不高,地不得不廣,日月不得不行,萬物不得不昌,此其道與!

8 我認為飽學之士,不一定就聰明。而能言善道者,也不一定就很有智慧。

且夫博之不必知,辯之不必慧,聖人以斷之矣!

9 真正得道的聖者,他們都是將這些世俗的知識,以及辯論無礙的智慧都捨棄掉; 他們只保留心中的那一份,再加也不會增多,再減也絲毫減少不了的道。

若夫益之而不加益,損之而不加損者,聖人之所保也。

10 道有如大海,深不見底。眼看到了盡頭,然而柳暗花明,轉個彎,又是另一個起點。

淵淵乎其若海,魏魏乎其若山,終則復始也。運量萬物而不匱。

11道供養萬物,可是祂從來不會匱竭。相較於得道者,一般的所謂君子,他們只曉得討論,以及研究事物的表面,那一點的所謂心得,比起真正的得道者來可就差得多了!

12 道是萬物生命的源頭,就像山中湍流不息的泉水一樣,祂是永遠也不會乾涸的。

則君子之道,彼其外與!萬物皆往資焉而不匱。此其道與!

13 中原地方有人,他既不偏於陰、也不偏於陽。置身於天地之間,他已修煉到相當高深的層次,只不過還是具有人的形體。既然他還具有人身,那麼,無可避免的,他最終還是要回歸於最初的來處,那就是塵土。

「中國有人焉,非陰非陽,處於天地之間,直且為人,將反於宗。

14 從本源上看。所謂生命是氣、自性、佛性、拙火、妙用等與物質所凝聚而成的。其聚合的時間各有差異,有的長些,有的短些; 但是與宇宙130億年壽命相比,這一切又算得了什麼呢?

自本觀之,生者,喑醷物也。雖有壽夭,相去幾何?

15 人的一生,僅僅是俄頃之際的短暫時刻而已,既是如此,那麼我們又何必浪費時間在爭論堯與桀的誰是誰非,這種無聊的事情上呢?

須臾之說也,奚足以為堯、桀之是非!

16 果蓏都有它們自己生長的道理,人倫關係雖然複雜但也自有順序。明白了這個道理,修行完備的人在遭遇是非責難時,就不會刻意地改變自己去迎合這些人為架構的行為標準。他們只是謹守著道為根本的原則,不預設立場,不設定謀略; 隨著事情的發展,隨著周圍環境的變化,見招拆招,隨機應變。

17 所以,德是將道運用在行為中的表現,而道是基本法則,是一個簡單但是可以廣泛運用的原則。

果蓏有理,人倫雖難,所以相齒。聖人遭之而不違,過之而不守。調而應之,德也﹔偶而應之,道也。

18 帝因祂而興,王因祂而起。

帝之所興,王之所起也。

19人生在世是極其短暫的,恰如我們站在岩縫後看飛馳而過的駿馬,一眨眼就過去了。

20 當我們張開眼睛,觀看自然,觀看生物,各種生命都是欣欣向榮的在那兒活蹦亂跳;

21可是不一回兒,只要我們稍不留意,所有這些生命,很快的又靜悄悄地走了;

人生天地之間,若白駒之過隙,忽然而已。

22 當一個改變發生時,一個新生命就誕生了。而這個新生命的下一個變化就是死亡。

23 這世上的所有生物,對於這樣生死的變化,莫不感到惋惜悲歎。

注然勃然,莫不出焉﹔油然漻然,莫不入焉。已化而生,又化而死。

24 當生命的依託軀體敗壞消散時,我們的靈魂,究竟要到那堨h呢?

25 我們的這個軀殼,這個每天細心維護,百般照應的身體,腐敗潰爛之後,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呢?

26 他們是否會偷偷地溜走,展開他們的回家之旅呢?

生物哀之,人類悲之。解其天弢,墮其天帙。紛乎宛乎,魂魄將往,乃身從之。乃大歸乎!

27萬物由微小的基本粒子組合成為千奇百怪的各式生物,而這些生物最終又回復到它們那基本粒子的狀態;

28 這種現象,是大多數人都知道,也最喜歡討論的議題之一,可是這些物質部份的變化,卻不是修行完備者所樂於熱衷研究的。

不形之形,形之不形,是人之所同知也,非將至之所務也,此眾人之所同論也。

29 他們知道,物質組合成生物的過程中還有氣、自性、佛性、拙火、妙用等,祂們是看不到、摸不著,也是無從討論或加以研究的; 即便是你再討論再研究也沒有用,因為這樣做是不會有任何的結果的。

30 眼睛所看得見的物質部分,只是一堆塵土,是隨意捏造而成的各式生物,不值得修行人花太多時間及精力去研究。氣、自性、佛性、拙火,以及妙用等通稱道的東西,沒有人能弄得清楚; 因此,我們只須要默認祂的存在即可,再繼續辯論或研究下去,對我們而言也是不會有什麼益處的。

彼至則不論,論則不至﹔明見無值,辯不若默

31 就算今天釋迦牟尼佛大開慈悲之心,跟你講述有關道的原委,只怕你也聽不進去; 這就像佛經堜珧O載的,舍利弗聽世尊與彌勒佛談佛理一樣,舍利弗是一句話也聽不懂,是同樣的道理。

32 既然如此,我們就乾脆塞起耳朵,閉上眼睛,讓道在體內自行運作,而我們不橫加干擾; 能夠持續這樣做的話,就算是大得了。」

道不可聞,聞不若塞:此之謂大得。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