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北遊(六)



1 東郭子問莊子:「你一天到晚將“道”掛在嘴邊,請問你“道”到底在哪兒?」

東郭子問於莊子曰:「所謂道,惡乎在?」

2 莊子說:「“道”是無所不在的。」

莊子曰:「無所不在。」

3 東郭子還是不明白。他又問:「你是不是可以舉個例子呢?」

東郭子曰:「期而後可。」

4 莊子漫不經心地回答說:「在螞蟻身上。」

5 東郭子不太滿意莊子這種玩世不恭的態度。他說:「你怎麼舉了這麼一個低下的例子呢?」

莊子曰:「在螻蟻。」曰:「何其下邪?」

6 莊子又說:「就在稊裨堙C」

7 東郭子說:「你的例子怎麼愈舉愈小,愈來愈卑微了呢?」

曰:「在稊稗。」曰:「何其愈下邪?」

8 莊子並沒有因此而改變他的態度。他說:「“道”存在於瓦礫磚塊之中。」

9 東郭子驚訝地說:「你怎麼愈舉愈不像話了,難道你就不能正經一點嗎?」

曰:「在瓦甓。」曰:「何其愈甚邪?」

10 莊子說:「“道”在大便之中。」

曰:「在屎溺。」

11 東郭子一聽到莊子這麼說,就不再發問了,他覺得自己這樣的追問方式可能有問題。因此,東郭子默不作聲地看著莊子,用祈盼的眼光,等待著他的解答。

12 於此同時,莊子覺得東郭子的態度已經足以接受他的說明,因此放低了姿態,神情和緩地說:「你剛才所提的問題是很難回答的,特別是還要舉例。

東郭子不應。莊子曰:「夫子之問也,固不及質。正獲之問於監市履狶也,每下愈況。

13 當我們到市場上去買條豬時,我們必須要從頭看到腳,特別是豬蹄子的部分; 如果我們發覺到該豬缺少蹄子,那它很可能是條病豬,而且是一條患有口蹄疫的豬,這時,我們便不能買牠。

14 所以我才會儘量的以低微的事物為例,實際上,當我們討論世俗的事務時,我們可以以實際存在的例子來說明;然而,一旦我們所討論的是非世俗的; 是屬於精神層面或另一個空間的東西時,我們就很難再使用世俗的事物來加以說明了。

15 而“道”,就是屬於既抽象,又不可捉摸的東西,所以,我實在是很難採用甚麼實際有效的例子來對你說清楚的。

汝唯莫必,無乎逃物。至道若是,大言亦然。

16 周,偏,咸這三個字不一樣,可是意思卻是相同的,它們都是指"一"。

周偏咸三者,異名同實,其指一也。

17 當有一天,我們到“無何有之宮”去。

18在那兒,我們還會對某一個議題爭論不休嗎?

19 或者是,我們呆在那兒,靜靜地什麼事也不做,什麼事也不關心。

20我們是否能融洽地相處在一起,並且讓心境保持絕對的自由呢?

嘗相與游乎無何有之宮,同合而論,無所終窮乎!嘗相與無為乎!澹而靜乎!漠而清乎!調而閒乎!

21別人的心境我不清楚; 可是我知道,我自己的心,是完全自由自在,也是無拘無束的。

22 我沒有要心往那兒去。心只是四處閒蕩,居無定所,它來來回回地這麼的動,也不知道何時何地,才會停歇下來。

23 心就這樣,在巨大無比的空間之中閒逛,所有的人,包括修行完備者; 他們的心一旦進入這個巨大無比的空間時,必然都會失去了方向,也無目標可尋。

寥已吾志,無往焉而不知其所至,去而來而不知其所止,吾往焉而不知其所終,彷徨乎馮閎,大知入焉而不知其所窮。

24 當我們可以理解某件事的時候,那就表示,我們是在物質世界的範疇中思索。

物物者與物無際,而物有際者,所謂物際者也。

25 當事情可以界定時,這個事情就是有限的。

不際之際,際之不際者也。

26無限的空間,指的是其所包含的範圍是無限廣大的。在無限的空間堙A盈虛衰殺的意義與在有限空間堛熒N義是完全不同的。

27 在無限的空間堙A盈虛不再是我們觀念堛漪桮瞗A衰殺也不再是我們一般觀念中的衰殺; 在那媯L所謂開始,也無所謂結束,就連聚散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差異點。

謂盈虛衰殺,彼為盈虛非盈虛,彼為衰殺非衰殺,彼為本末非本末,彼為積散非積散也。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