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北遊(八)



1 在這個世界上,光曜一直是無往不利的,她想見誰就見誰,沒有人能抗拒她的邀約。她總是覺得自己法力無邊,無遠弗屆。直到有一天,她突然發現,有一位先生似乎毫不領情,似乎能抗拒她的魔力,這位先生就是“無有”。

2 「喂!你到底是不是人啊!你到底還存不存在? 為什麼你不願接受我的邀約。」光曜這樣追問著無有。

光曜問乎無有曰:「夫子有乎?其無有乎?」

3 無有還是不改其一貫的態度,對光曜的提問置若罔聞。

4 光曜瞇著眼,想仔細地端詳無有的樣子,以解除她的迷惑與悵然若失的心情。可是無有卻黑漆漆的,似乎空無一物。

無有弗應也,光曜不得問而孰視其狀貌:窅然空然。

5 光曜還是不死心,她瞅著眼,找了一整天,還是看不到他,也聽不到一點聲響,更不必說摸著他了。

終日視之而不見,聽之而不聞,搏之而不得也。

6最後,光曜歎了一口氣,自言自語的說:「這傢伙的修為已經到達了最高的境界了!當我在三昧狀態中時,我也能做到空。可是這種空,還是經由感覺查知的。我還不能達到那種無感覺的空。無有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太令人費解了!」

光曜曰:「至矣,其孰能至此乎!予能有無矣,而未能無無也。及為無有矣,何從至此哉!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