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北遊(九)



1 大司馬僱用了一位專門為他打造寶劍的鐵匠。這位鐵匠今年已經八十高齡,可是他做寶劍的能力依然絲毫不減。

大馬之捶鉤者,年八十矣,而不失豪芒。

2 有一天,大司馬問這位老鐵匠:「你寶劍做得這麼好,有什麼竅門或者其他的原因嗎?」

大馬曰:「子巧與!有道與?」

3 老鐵匠回答說:「也沒什麼特別的竅門,只是靠專心一志罷了。

曰:「臣有守也。

4 我廿幾歲開始學做寶劍,從那時候起,我就將全副心思,都集中在研究,如何打造出完美的寶劍上。對於其他的事物,我完全不放在心上,凡是與打造寶劍無關的事,我也不會花精神去研究。

臣之年二十而好捶鉤,於物無視也,非鉤無察也。」

5 我不像其他人那樣,將自己寶貴的時間與精力分成許多部份;早上研究化學,下午討論政治,晚上又與一些人從事宗教活動。

6 一天廿四小時,除了吃飯睡覺之外,我全心投入於研究製造寶劍上,所以別人一天工作八小時,我則一天工作十六小時,甚至連睡在床上時,我都在思考改進之方。

7 像我這樣,將全部精力與時間盡數投入的做法,哪會有做不好的道理?所以,我本人的所謂成功,靠的也僅僅就這專心二字而已,根本別無其他的妙方。

是用之者,假不用者也,以長得其用,而況乎無不用者乎!物孰不資焉!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