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蹄(二)



1 馬生長在原野逐水草而居。牠們高興的時候交頸遊戲,發怒時屁股對著用後腿互踢。所有這些動作都是馬的直接反應,牠們的心是單純的。

夫馬,陸居則食草飲水,喜則交頸相靡,怒則分背相踶。馬知已此矣!

2 可是當馬兒被套上馬鞍,繫上韁繩,行為被控制時,馬兒就學會了露出凶惡的姿態,以表示不滿; 當牠們學會急轉回頭過來咬人,或者偷偷地將韁繩咬開等動作時; 這時的馬兒看起來就有點兒像小偷兒了。

3 一匹心思單純的馬,變成狡猾如偷兒的馬,其間的轉變是馬夫如伯樂者要負責的。

夫加之以衡扼,齊之以月題,而馬知介倪闉扼鷙曼詭銜竊轡。 故馬之知而能至盜者,伯樂之罪也。

4 在古遠的赫胥氏時代,百姓在家裡過著很簡單的生活,他們不會想唱KaLaOK, 不會想看影片,不會找幾個人來打麻將,飲酒作樂。毫無目的的閑逛,不會像現代人開車到荒野去看流星,到雪梨去看跨年煙火,到華盛頓DC去看櫻花,到冰島去看北極光等。

5 他們只要吃飽飯,摸摸鼓漲的肚皮就滿意了。吃飽了到處走走也只是在幫助消化。他們生活的內容就是這麼簡單,而這種生活是人類天性的自然反應。

夫赫胥氏之時,民居不知所為,行不知所之,含哺而熙,鼓腹而游。民能以此矣!

6當人類文明開展後,百姓們被要求遵守禮儀,講求仁義。音樂被五音六律等嚴格地規範。這些社會中大家遵守的標準,成為人與人交往的限制準繩。

7 有了這些標準後,人們就爭相運用各種知識在這些標準範圍內,爭名奪利,狡詐權謀紛紛出籠; 所謂「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」,道魔交互影響下,人類生活就開始遠離平易恬淡矣!

8在我們認真檢討這種現象時發現,當初製定這些社會標準的人,如同馬夫,他們是必須要負起這個責任的。

及至聖人,屈折禮樂以匡天下之形,縣跂仁義以慰天下之心,而民乃始踶跂好知,爭歸於利,不可止也。此亦聖人之過也。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