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宥(二)



1 沉溺於視覺享受就會過度地關注在色彩上面,忘了色彩與視覺的應有關係; 色彩為視覺服務,而視覺為人類求生的憑藉之一。

2 同樣地,沉溺在聲音的享受之中,就會被每個音符之變化吸引著,忘了音樂是為聲音服務,而聲音是人類求生中辨識客觀環境的工具。

3對仁過份追求,就會導致個人行為的偏失,忘記了仁是哲人為治理國家社會的工具,而非目的。

4 過份的講求義氣,就會侵犯到其他許多我們應該遵守的規矩。比如不良的幫派中,組織成員非常講究義氣,他們可以為兄弟作奸犯科,所謂義無反顧。

5 太重視社交禮儀的一舉一動,就會僵化,使得社會活動失去真情流露的機會。

6 過度耽於享樂的結果,往往導致樂極生悲,以至最終影響到日常生活的運作。

7 適度的性生活是生活的調劑,可以增加活力。而過度的縱慾,就會損害身體,攪亂行為,破壞了正常的生活節奏。

8 在某個領域,過份的追求其專有的領導地位,就會被這個專門知識所牽制,困在裡面,走不出來,無法欣賞宇宙完整之美。

9太重視知識,特別是認為對的知識,認同的知識,那就會養成輕易批評別人的習慣。

10 知識永遠是多樣化的。不同的角度,不同的出發點,都會有不同的見解。執之一方而批評另一方,都是沒有意義的,因為實際上沒有人看清過全貌。

而且說明邪?是淫於色也;說聰邪?是淫於聲也;說仁邪?是亂於德也;說義邪?是悖於理也;說禮邪?是相於技也;說樂邪?是相於淫也;說聖邪?是相於藝也;說知邪?是相於疵也。

11 上述八種行為偏失,是人類習慣中普遍存在的現象; 只要我們時時提醒自己,傾聽那發自自性的,不經意的直覺反應,這八項缺失對我們的影響就不會太嚴重。

12 如果我們不傾聽我們的直覺,執意地追隨上述八項行為準則。以上述八項行為作為我們的唯一指南針,那麼社會就會大亂,紛紛擾擾永無寧日。

天下將安其性命之情,之八者,存可也,亡可也;天下將不安其性命之情,之八者,乃始臠卷愴囊而亂天下也。

13然而,世人對這八種現象卻是推崇備至。因此,這個世界的精神層面,早已扭曲紛亂,成為陳年痼疾,根深柢固,而不可救藥矣!

14 你絕對不能視它們為一個簡單的,情緒上的問題。社會上人們普遍鼓勵專業,你只要看看每年各地舉行的各種專題研討會。各個科系的研究人員,分別在自己的研究領域內,日以繼夜的工作。一有所成,大家都紛紛恭賀,並設立各種名目獎項來鼓勵專業,全世界的人都瘋狂地往這個方向疾奔,你說,我莊子又有什麼辦法呢?

而天下乃始尊之惜之,甚矣天下之惑也!豈直過也而去之邪!乃齊戒以言之,跪坐以進之,鼓歌以(人舞)之。

15 為此,如果一個人機緣巧合地被授以管理天下的職務,他最好採取無為而治的政策。只有無為而治,才能讓百姓有機會重返自然,重歸大自然所賦予他們的安靜平穩的生活。正因如此,視天下的安危,幸福為己任的人,才能託之以為天下的管理者。愛天下如愛己身者,才有資格接受天下人的寄託,去做他們的父母官。

吾若是何哉?故君子不得已而臨蒞天下,莫若無為。

16 這種人,他能控制自己的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; 不受外界的干擾誘惑。他不動如山,出如蛟龍。他安靜時像是啞巴,而說起話來卻有如雷電。當他意念昇起想做什麼事時,天都動起來與之配合。他安祥悠閒地坐在那兒,似乎什麼事也沒幹,可是所有的事,都完滿無缺地,自動完成。人們又哪還須要死守著那些治國之方呢?

而且說明邪?是淫於色也;說聰邪?是淫於聲也;說仁邪?是亂於德也;說義邪?是悖於理也;說禮邪?是相於技也;說樂邪?是相於淫也;說聖邪?是相於藝也;說知邪?是相於疵也。無為也而後安其性命之情。故貴以身於為天下,則可以托天下;愛以身於為天下,則可以寄天下。故君子苟能無解其五藏,無擢其聰明;尸居而龍見,淵默而雷聲,神動而天隨,從容無為而萬物炊累焉。吾又何暇治天下哉!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