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宥(八)



1 對修行者而言,五蘊皆空,世俗的事與物都不是那麼重要的。

2可是,不重要並不表示應該完全排除、不沾、不用、不吃。世尊的門徒常說我們實在不喜歡吃東西,可是不吃就會死,我們只得吃。只是我們吃時謹守“計量思維而食”的戒律,儘量少吃。

賤而不可不任者,物也;

3 修行的人專注在個人的主觀條件上,與客觀條件保持距離,以避免受到干擾。可是做人也不能完全地離群索居,不與其他人接觸。世尊看到了這一點,因而告誡其弟子,與女人接觸時最好不要理她們,非不得已不要跟她們講話,非講不可時要言不由衷的說。

卑而不可不因者,民也;

4 修行的人,對客觀條件的態度就應該如此。在我們周遭,有許多事情,是無時無刻不在發生,與演變著,不論我們理會它們與否,它們的存在是不會改變的。

匿而不可不為者,事也;

5 法律方面,或許有許多不周全,與不合理的地方,可是我們卻必須遵循它,不能因為不合理,而明目張膽地去與之抗衡。

麤而不可不陳者,法也;

6有些事是我們的責任,雖然它看起來不合理,甚至違背道,可是我們還是得去做、去執行,馬虎不得。這就是義。

遠而不可不居者,義也;

7 有些事,看起來是婦人之仁、是偏見,但是我們還是得大力推行,這就是仁,就是慈善事業。

親而不可不廣者,仁也;

8 行個禮、鞠個躬、膜拜、禮佛,雖是件小事,可是我們必須發自內心的虔誠而為之,這就是禮。

節而不可不積者,禮也;

9 這雖然純粹是個人方面的修為,但是,我們仍須將之提升到我們日常生活的各方面去身體勵行,這就是德。

中而不可不高者,德也;

10 雖然這不過是一個簡單明確的概念,可是在運用上我們不能太過僵硬、太固守陳規; 要懂得靈活變通,這就是道。

一而不可不易者,道也;

11神是看不見,也摸不著的,可是我們仍然可以清楚地察覺到,祂在萬事萬物上運作的痕跡,這就是天。

神而不可不為者,天也。

12 基於上述原因,我們修行者尊敬神,但是絕不替天行道,越俎代庖。因為,德是天生的品性,我們一定要保有祂、發揚祂,決不能強加自己個人的信念、習慣、好惡在上面。

故聖人觀於天而不助,成於德而不累,

13 我們隨道而為,對未來的作為,從不做任何預先的安排與策劃。

出於道而不謀,

14 我們的所作所為,都在在表現出我們是仁人善士,可是我們從不標榜自己是慈善家。我們對友人鄰居時常伸出援手,可是我們卻也不會讓這些仁,有機會一躍而成為我們的負擔。

會於仁而不恃,薄於義而不積,

15 我們禮數周到,當行之禮絕不偷工減料,應該我們做的事絕不推辭。

應於禮而不諱,接於事而不辭,

16 面對法律規章,我們一定徹底遵行,絕不走法律漏洞,或公然違法。

齊於法而不亂,

17 我們知道,活在這個世上,我們有必要仰賴許多人來滿足我們生活中的種種需求; 所以我們不敢輕視任何人,販夫走卒、市井小民都不例外。

恃於民而不輕,

18 我們與物質世界和諧相處,對一草一木也不敢忽視。社會上每天每時發生的事,我們都儘量避免與之發生關係,可是我們也絕不掉以輕心、忽視其發展。

因於物而不去。物者莫足為也,而不可不為。

19 我們心堜白,不瞭解天的人,他的德性就不會完整。不明白道的人,就不可能曉得自己來自何方。不能大徹大悟於道者,他們真是可憐啊!糊裡糊塗地過完一生,而不知其所以為然。

不明於天者,不純於德;不通於道者,無自而可;不明於道者,悲夫!

20那麼,什麼是道呢?嚴格地說,道有天道與人道兩大類。

何謂道?有天道,有人道。

21 天道是無為而尊的。

22 人道是為了應付世俗生活而演化出來的技能;過份的運用這些技量、策略會使人陷入混亂、困惑。

有為而累者,人道也。主者,天道也;臣者,人道也主者,天道也;臣者,人道也。

23 這兩者之間是有很大的差別的,我們不可不察。

天道之與人道也,相去遠矣,不可不察也。

24 佛經堙圻漶赤x稱為“物”,而佛經堻怑垠n的概念之一,就是說: 色是無常,而無常是苦。

25 肉身是物是色,這個肉身是與自性,佛性,神識,妙用,拙火結合而成為人。

26 所以肉身是無我,而自性,佛性,氣,拙火,妙用才是我;

27無我即是苦,苦即是肉身,肉身即是空,肉身是無常會消失的,所以它在隔一段時間後會消失是空相。

28 根據這樣的推論,世尊說空者,也就是這個由物質聚合的肉身—無我—空—苦。 彼非我有。

29 莊子也看到此點。他知道,物是我們人生最大也是唯一的苦源,是一個麻煩製造者,但是物也是我們維持生命,維持人命的重要憑藉,所以物本身是賤的,是不好的東西,可是我們又不能沒有它。

30對一個政治家、教育家、社會改革者、哲學家而言; 他們勤走地方,看盡了各式各樣的人,深刻地瞭解人心險惡,貪瞋癡的人心實在醜陋。

31 所以,莊子說:人是卑賤醜陋的; 可是我們離不開人群;徹底地離開人群我們也會死。所以人雖醜陋,可是我們卻也離不開人。物與人是人類社會最大矛盾,我們不可不知。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