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地(十)



1 子貢到楚國旅遊,在返回晉國時,路過一個名叫漢陰的小鎮。

2子貢注意到,一位農人在道旁菜園子裡辛苦地工作。這位農人用桶在井裡舀水,然後提著桶為一顆一顆的青菜澆水。子貢搖了搖頭,認為這個鄉下地方實在是太落伍了,工作如此的沒有效率。一個澆水的動作要花那麼多的時間,那他一天又能照顧多大個菜園呢?難怪他們這麼窮。

3 子貢一時起了惻隱之心,他覺得有義務告訴當地人,他們在晉國實施多年的簡易灌溉方式。

子貢南游於楚,反於晉,過漢陰,見一丈人方將為圃畦,鑿隧而入井,抱瓮而出灌,搰搰然用力甚多而見功寡。

4 子貢叫車停住,他走下車來,隔著田埂,對這位農夫說:「我知道一種機械裝置,它每天可以幫助農人灌溉上百畝農田,省時省力,非常地有效率,你想不想也裝置一台呢?」

子貢曰:「有械於此,一日浸百畦,用力甚寡而見功多,夫子不欲乎?」

5 這位農人看了看這位衣冠楚楚的陌生人,說:「它長得什麼樣子啊?」

為圃者卬而視之曰:「奈何?」

6 子貢說:「這是一種木製的機械,主要的結構是一根木棍,利用槓桿原理,一頭重一頭輕,輕的那頭用來提水,人只要輕輕地按重的那頭,水就會自井中舀出注入挖好的水溝中形成持續的水流。有這種工具,灌溉就變得容易了。這種裝置叫槔。你聽說過嗎?」

曰:「鑿木為機,後重前輕,挈水若抽,數如泆湯,其名為槔。」

7 這位農人放下手上的水桶笑著說:「哦!你是說槔啊!我不喜歡它,也不喜歡所有機械的工具。我的老師告訴我,凡是喜歡使用機械以求省時省力者,他們在處事上也一樣的喜歡尋捷徑走後門。而做事喜歡尋捷徑走後門的人,他們就一定會投機取巧,欺上矇下,而這些都是一位修行者應該避免的。

8 我的老師也曾這麼說過:『機心存於胸,則純白不備,純白不備,則沉穩寧靜就變得不可能』,沒有一顆沉穩寧靜的心,修行就上不了路。。

9 你說的槔我們這兒也有,只是我不喜歡用它罷了。」

為圃者忿然作色而笑曰:「吾聞之吾師,有機械者必有機事,有機事者必有機心。機心存於胸中,則純白不備;純白不備,則神生不定,神生不定者,道之所不載也。吾非不知,羞而不為也。」

10子貢在孔子那兒學習已經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了,他也一直被公認為是孔子的大弟子之一,今天從這位鄉下農人這兒聽到“神生不定者,道之所不載也” 這樣的教訓,真把他羞的無地自容,他不覺低下了頭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子貢瞞然慚,俯而不對。

11 我們這位農夫朋友也感覺到氣氛的尷尬,他試圖打破僵局:「你是誰啊!看你的裝扮應該是位大人物吧!」

有間,為圃者曰:「子奚為者邪?」

12 子貢的信心似乎又恢復了些,心想這可能是自己挽回面子的時候。因此,他正色地回答說:「我是孔子的弟子。」

曰:「孔丘之徒也。」

13「哦!」農人應道:「你們不就是那一群讀了許多書,試圖扮演聖人的角色,長年來東奔西跑地想要利益眾生; 抱著沒有多少人認同的理想,到處宣揚以建立自己的名聲的修行者嗎?我看你這個人不錯,頗有愛心,願意停下來幫助一個鄉下農人,不過,你必須將你臉上高人一等的容貌清除掉,將你心中驕傲的心態抹殺掉,這樣你的修行之路才有可能走下去,如果不這樣做的話,你甚至連自己都照顧不好,更不要說治理天下了。好了!你還是上路吧!我也沒閒工夫跟你多聊了。」

為圃者曰:「子非夫博學以擬聖,於于以蓋眾,獨弦哀歌以賣名聲於天下者乎?汝方將忘汝神氣,墮汝形骸,而庶幾乎!而身之不能治,而何暇治天下乎!子往矣,無乏吾事。」

14剛剛恢復一點兒的信心,這時又跌回谷底。子貢低著頭,慢慢地走回車子,他一句話也沒說,一個人默默地想著這位鄉下農人的話,悵然若失,覺得自己這麼多年的努力,好像全泡湯了。

子貢卑陬失色,頊頊然不自得,行三十里而後愈。

15 就這樣神情赧然地坐在車裡直到卅里外,他才逐漸回過神來。子貢的隨行弟子看見老師這個樣子,誰也不敢出聲,直到老師神情稍微開朗之後,才開口問道:「老師!你剛剛是跟誰說話啊!為什麼上車後就神情大變,一路上鬱鬱寡歡,心事重重呢?」

其弟子曰:「向之人何為者邪?夫子何故見之變容失色,終日不自反邪?」

16 子貢搖搖頭,低聲地說:「我一直認為,你們的師公是這世上唯一的智者,然而,今天卻讓我發現了另外一位。

17 孔先生教導我們,應該努力工作,想辦法將事情辦得妥當而有效率。所以我相信策略、技巧是必要的,也是我們應該學習的聖人之道。可是今天這位鄉下人卻點出了我們根本上的錯誤。

曰:「始吾以為天下一人耳,不知復有夫人也。吾聞之夫子,事求可,功求成。用力少,見功多者,聖人之道。

18 他認為,聖人之道,在於講求不著雕斧的完整人格。不做作、不虛假、不文飾,也就是所謂的德全。德全的人首先應注意形全; 也就是身體的原貌、身體的正常狀態。比如我們不過分地勞累,早睡早起,不暴飲暴食,身體不胖不瘦,不染頭髮、不過分追求名利,不讓功名事業給身體帶來太重的負擔等都是形全應該注意的;

19形全之後,一顆沉穩寧靜的心才有可能實現。

20 沉穩寧靜的心,我們稱之謂神全。神全之後修行才算上了路,道才有可能求得。

今徒不然。執道者德全,德全者形全,形全者神全。神全者,聖人之道也。

21 一位修行完備的人,他專注在自己主觀條件的照顧,對客觀條件的變化,他既不干涉,也不助長。凡是企圖干涉或助長客觀條件之變化者,他們必定企圖利用計謀、策略等技巧以謀取事業、世榮,而這些舉措,都足以破壞沉穩安寧的心境,這樣一來,修行之路就走不下去了。

22 所以正確的修行之路是: 維護沉穩安寧之心的事就去做; 破壞、干擾沉穩安寧之心的事就別做。

托生與民並行而不知其所之,汒乎淳備哉!功利機巧,必忘夫人之心。若夫人者,非其志不之,非其心不為。

23舉凡他認為正面的、應當做的事,雖然天下人都反對,都不贊成,修行人也堅持做下去。負面的事雖然會獲得大名大利,修行人卻棄之不顧,更不會將之放在心上。客觀條件的榮辱與褒貶等都不能影響他。也唯有這樣的人,才最終有可能修煉完美,成為一個修行完備之人。

雖以天下譽之,得其所謂,謷然不顧;以天下非之,失其所謂,儻然不受。

24 我子貢不過是一個為了功名利祿四處奔走,整天忙碌的庸俗之人。慚愧,慚愧!」

天下之非譽,無益損焉,是謂全德之人哉!我之謂風波之民。」

25子貢返回魯國後,將在路上發生的這段插曲告訴他的老師孔子。

於魯,以告孔子。

26孔子說:「這位農人想必是修渾沌之術的高人。天地未成之初,宇宙成渾沌狀,萬物都是一體的,沒有彼此之分。所以這一派的人仍將宇宙萬物視為一體,反對任何有關各分彼此,有相的論點。

27這種理論反映在修行上面,他們僅專注於主觀條件的提升,培養與關注上。對客觀條件的種種就不是那麼的關心,更別說干涉、助長及擁有了。

孔子曰:「彼假修渾沌氏之術者也。識其一,不知其二;治其內,而不治其外。

28修渾沌派的人,都力行純樸簡單,與平易恬淡的生活。保持沉穩,安寧,祥和的心態,是他們對自身的要求;

29通常,他們會注意自己的行為細節,絕不讓小錯釀成大錯;他們知道,意識只是輔佐自性、佛性、氣、挫火、妙用等德性的工具,是補其不足,絕非主導的源頭; 所以在重大決定上,他們會傾聽自性、佛性等的指示,不會認真考慮客觀條件、個人名譽,以及利害關係等因素,更不會運用意識去做判斷。

30正由於這樣的處世態度,使他們過著悠遊自得,與世無爭的日子。你乍然聽聞這樣的想法,當然會嚇一跳,再說,這種徹底無相、無住的思想,也不是你我這種凡夫俗子所能望其項背的。」

夫明白入素,無為復朴,體性抱神,以遊世俗之間者,汝將固驚邪?且渾沌氏之術,予與汝何足以識之哉!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