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地(十二)



1 門無鬼與赤張滿稽坐在閱兵台上,觀賞武王為炫耀其精銳部隊而舉行的閱兵典禮。赤張滿稽小聲地對門無鬼說:「武王看起來是不如有虞氏,他幹什麼要搞這個閱兵典禮呢?難道他不知軍隊是不祥之物嗎?」

門無鬼與赤張滿稽觀於武王之師,赤張滿稽曰:「不及有虞氏乎!故離此患也。」

2 門無鬼問赤張滿稽有虞氏的治國之道:「請問,有虞氏他接手之前,國家是在一種昇平狀態,或者是在混亂之中?」

門無鬼曰:「天下均治而有虞氏治之邪?其亂而後治之與?」

3 赤張滿稽說:「如果國家已經太平無事,那老百姓就毋須費心去請有虞氏來治理他們的國家。

4 有虞氏恰像是一位醫生,他給禿頭的人戴上假髮,給病人施以湯藥。

赤張滿稽曰:「天下均治之為願,而何計以有虞氏為!有虞氏之藥瘍也,禿而施(上髟下也),病而求醫。

5 有虞氏來到這個國家,他就像是一位會醫術的孝子。如果因為他的無能,讓他年老的父親在他的調養下病情沒有起色,他覺得那是一件很丟臉的事。

孝子操藥以修慈父,其色燋然,聖人羞之。

6 在一個安定昇平的國度裡,我們沒有理由去費心的找一個有能力的人來管理,也沒有必要去讚揚他的聰明才智。

7 國家的領導者像是樹頂的枝葉,而百姓是森林中的水鹿。領導者做的好,下面的百姓不會知道這是公平、正義。而百姓們相敬如賓、和平相處,他們也不會曉得,這就是仁愛。領導者忠於職守、廉正無私,百姓也茫然不知,這就是堅貞的好官。領導者循規蹈矩、奉公守法,百姓們也不會瞭解,這就是誠信。當百姓們有事找官員們幫忙時,官員們的援手,他們視為理所當然,不會覺得那是什麼了不起的恩賜。

至德之世,不尚賢,不使能;上如標枝,民如野鹿。端正而不知以為義,相愛而不知以為仁,實而不知以為忠,當而不知以為信,蠢動而相使,不以為賜。

8為此,有虞氏的政績到今天也沒留下什麼了不起的紀錄。大家都認為那是稀鬆平常的事,沒有什麼特別值得歌誦記載的。」

是故行而無跡,事而無傳。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