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地(十三)



1依照世俗的標準,孝順的孩子不應該以不實的言詞去奉承父母親; 忠貞的部下不應該諂媚直屬長官。

2 所以我們說,對父母親的言論不分真偽、好壞都加以讚揚者是不肖子;對長官的各種主張、決策不分好壞、對錯,都拍手叫好的部屬是不肖臣。

孝子不諛其親,忠臣不諂其君,臣、子之盛也。親之所言而然,所行而善,則世俗謂之不肖子;君之所言而然,所行而善,則世俗謂之不肖臣。

3 可是真實的情況是:在家裡,在廟堂之上,我們不這麼做行嗎?

4 再說,普天之下,大家不都是這麼做的嗎?

而未知此其必然邪?世俗之所謂然而然之,所謂善而善之,則不謂之道諛之人也!

5 偽善者的定義是,世人都說好的他就跟著說好,世人都說對的,他也搖旗吶喊地說對。這種人你稱讚他是好人,他就笑容可掬,高興的不得了;如果你膽敢當面說他偽善,他就會立刻翻臉,露出不悅的神情。

6 他終其一生都說自己是好人。可是不幸的是,終其一生他都是一名偽君子。

7 他的表達能力高超,老是有些奇聞逸事說給別人聽,以吸引人們的注意,可是從頭到尾,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說些什麼、想傳達些什麼。

然則俗故嚴於親而尊於君邪?謂己道人,則勃然作色;謂己諛人,則怫然作色。而終身道人也,終身諛人也,合譬飾辭聚眾也,是終始本末不相坐。

8 他穿戴得宜,禮貌週到,舉止文雅,永遠給別人留下好的印象,所以他是受歡迎的。

9 他絕不會輕易地露出馬腳,表現出自己是一名偽善者。他整天與大家攪和在一起,認同所有大眾的喜怒哀樂,愛好取捨。

垂衣裳,設采色,動容貌,以媚一世,而不自謂道諛;

10 他雖然與大眾廝混在一起,卻有鶴立雞群的優越感,自視甚高,認為別人都不如他。這些行為舉止,看在我的眼裡都是愚不可及的。

與夫人之為徒,通是非,而不自謂眾人也,愚之至也。

11 一個如此廝混的人,假如他還能認識到自己的愚蠢與無知,那麽,他或許還有救,也肯定不是最笨的。最糟的是,那種深陷其中而不自知者,這些人,就真的是無藥可救,愚蠢一生了!

知其愚者,非大愚也;知其惑者,非不惑也。大惑者,終身不解;大愚者,終身不靈。

12三人行,如果只有一個糊塗蛋,那麼他們的方向可能還不會偏失;可是如果其中有兩個糊塗蛋,那麼這個小團體就會那兒也去不成了。

三人行而一人惑,所適者猶可致也,惑者少也;二人惑則勞而不至,惑者勝也。

13 如今,整個人類社會都已經深陷迷惘之中,如果我跟著他們走,肯定不得善終。

而今也以天下惑,予雖有祈響,不可得也。

14在不得已的情況下,我只好特立獨行,選擇適合自己的人生道路,這樣的抉擇,不也是很無奈嗎?

15天籟之音無人欣賞,靡靡之音則雅俗共賞大為流行。這都說明曲高和寡,真理被通俗言論遮掩的事實。

不亦悲乎!大聲不入於里耳,折楊、皇荂,則嗑然而笑。是故高言不止於眾人之心;

16一般人總是為了日常生活的俗事而爭論不休,他們當然不可能會在修行上達到任何成果,所以說,人類是沉淪了。

至言不出,俗言勝也。以二垂鐘惑,而所適不得矣。而今也以天下惑,予雖有祈響,其庸可得邪!

17 可是我是清醒的,我知道自己應該走什麼路,只是旁人又該如何呢?我知道他們不會同意我的想法,不會接受我的方向,如果我硬邀他們參與,強迫他們同行,也只會徒然加深他們的困惑而已,不會有好結果的。看來我也只有天涯我獨行了。

知其不可得也而強之,又一惑也!故莫若釋之而不推。

18想到將來沒有任何人與我共享這份幽情,不免悲從中來!

不推,誰其比憂!

19 一個患有痲瘋病的婦人,半夜生下一名可愛的嬰兒。她舉著一盞燭燈,試圖仔細端詳這個小生命。此時在她的心裡昇起了一絲莫名的恐懼感,害怕即將出現在眼簾的孩子,也有一副如同自己一般可怕的臉孔。

厲之人夜半生其子,遽取火而視之,汲汲然唯恐其似己也。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