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地(十四)



1一棵百年巨木,我們將之砍伐,鋸開做成盛酒的器皿,刨剩的碎木則棄之於溝渠中。

百年之木,破為犧尊,青黃而文之,其斷在溝中。

2在我們眼堙A酒杯與碎木在外觀上是有差別的; 酒杯美,碎木醜;酒杯有用,而碎木無用。

3然而,當我們從它們喪失掉其原作為樹木的實情來看,則酒杯與碎木之間,其實是沒有區別的。

比犧尊於溝中之斷,則美惡有間矣,其於失性一也。

4以盜跖與曾、史為例,在我們眼堙A盜跖是壞人; 曾、史是學者,所以是好人。可是就其失掉他們與生俱來的本性而言,盜跖與曾、史二人是沒有什麼區別的。

跖與曾、史,行義有間矣,然其失性均也。

5促使我們喪失原始天性的因素有五種:

(1)五種變化多端的顏色,迷惑我們的眼睛,削弱了我們的洞察力。

(2)五種音符,迷惑我們的耳朵,擾亂了我們的聽覺。

(3)五種氣味,嗆住了我們的鼻子,連帶地使我們的思維呆滯。

(4)五種口味,麻木了我們的嘴巴,破壞了我們的味覺。

(5)貪念與佔有欲,迷惑著我們的心志,激蕩著我們的心靈,使我們心神不寧。

且夫失性有五:一曰五色亂目,使目不明;二曰五聲亂耳,使耳不聰;三曰五臭熏鼻,困惾中顙;四曰五味濁口,使口厲爽;五曰趣舍滑心,使性飛揚。

6所有上述的因素,都會侵害我們的生命本體,然而楊朱、墨子之流卻認為,它們都是值得深入研究,並能使人有所長進的法子。

此五者,皆生之害也。而楊、墨乃始離跂自以為得,非吾所謂得也。

7可是以道的立場來看,這哪里會是什麼成就。因為,如果成就是指役於物,被物欲牽著鼻子走的話,那麼,這樣的成就不要也罷,這又有什麼值得稱許的。

8如果役於物的成就,可以視為一種進展,那麼關在鳥籠堛甄F子、貓頭鷹; 牠們在籠子內,有吃有喝、生活無慮,也算得上是一種成就了。

夫得者困,可以為得乎?則鳩鴞之在於籠也,亦可以為得矣。

9當一個人的心,被貪欲及佔有欲所控制; 他們的身體,被厚厚的禮服、禮帽以及其他服飾所包裹著; 然而,他們的內心卻充滿了困惑。假如我們視這種人為有所成就,那麼,那些帶著腳鐐手銬的囚犯,以及關在籠子堛漯穈\,也都算是小有成就的了。

且夫趣舍聲色以柴其內,皮弁鷸冠,搢笏紳修以約其外。內支盈於柴柵,外重纆繳,睆睆然在纆繳之中而自以為得,則是罪人交臂歷指而虎豹在於囊檻,亦可以為得矣!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