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地(六)



1 在堯當政的時代,伯成子就官拜為侯。堯後來禪讓給舜,舜再讓位給禹; 在朝中歷經了三代,伯成子始終都是國之重臣,大家都極為敬重他。

堯治天下,伯成子高立為諸侯。堯授舜,舜授禹,伯成子高辭為諸侯而耕。

2 可是不久前,伯成子突然辭官回家務農去了,舉國百姓都大感困惑不解,禹自己也頗感納悶。為什麼他要辭官呢? 是不是對我有什麼不滿? 我一定要去查問個清楚才行。

3 禹到了伯成子家,這位老先生正在田裡鋤草。禹站在山坡下方恭恭敬敬地直立著。

禹往見之,則耕在野。

4 禹開門見山地問:「在堯、舜兩代,你都是官拜侯爵的國之重臣,百姓對你更是推崇有加。為什麼我剛上臺不久,你就辭官歸田了呢?是我有什麼不禮貌,或是不週到的地方嗎?請你千萬務必要告訴我。」

禹趨就下風,立而問焉,曰:「昔堯治天下,吾子立為諸侯。堯授舜,舜授予,而吾子辭為諸侯而耕。敢問,其故何也?」

5 伯成子無官一身輕,說話也沒有什麼好顧忌的,他老老實實地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感受:「從前堯當政時,百姓不須宣導獎勵,大家都安份守己的將自己的工作做好,當家的也從不採用任何刑罰來恐嚇百姓,大家都自動自發地循規蹈矩,從不會做偷雞摸狗的事。

子高曰:「昔者堯治天下,不賞而民勸,不罰而民畏。

6 而如今你推行“誘導與鞭策”前後夾擊的兩手政策,迫使百姓就範。這樣的措施使得百姓喪失了他們原有的德性。

7 當一個社會的自律性降低,百姓品格低下,必須使用嚴酷的刑罰來維持社會秩序時,這個社會已經走向了混亂的道路。

8 對於政治,我已經是徹底的失望了。既然不能兼善天下,那麼就請你讓我獨善其身吧!」伯成子低下頭,不再理會禹,自顧自的繼續他田裡的工作。

今子賞罰而民且不仁,德自此衰,刑自此立,後世之亂,自此始矣!夫子闔行邪?無落吾事!」俋俋乎耕而不顧。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