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地(八)



1孔子對修行這門學問知之甚淺,他總是以一個人意識範圍內學問知識的淵博、深淺來評定其修為。

2有一天他問老子:「有些人自稱是頂尖的治國人才。他們認為萬事萬物只要存在於這個世間,就一定有它存在的理由。因此大家認為不可以的,他們認為有何不可; 大家不以為然的,認為有爭議的,他們也頗為認同。

3他們自以為是地說,一般人爭論不休,搞不清楚如『離堅白』這類事,對他們而言卻是再清楚不過,如懸在半空中的房子,一覽無遺。李先生,你認為這樣的人可以稱為聖人嗎?」

夫子問於老聃曰:「有人治道若相放,可不可,然不然。辯者有言曰:『離堅白若縣宇。』若是則可謂聖人乎?」

4老子說:「這些人只能說是技術官僚,學有專精的工匠,一群勞心役身之徒罷了。他們各有一些專業技術,就像獵犬可以用來抓狐狸,猴子會耍猴戲,所以,牠們被繫著脖子帶下山來,供人驅使。他們怎麼算是聖人呢?

老聃曰:「是胥易技係勞形怵心者也。執留之狗成思,蝯狙之便自山林來。

5孔丘啊!來,讓我告訴你一些你從來沒聽過,也從來沒有人說過的道理。

丘,予告若,而所不能聞與而所不能言。

6這個世上大多數的人都離道很遠,很久了。所以,大部分的人雖然他們有頭、有身、有四肢,可是他們卻沒有充分發揮他們心及耳的功能。其原因就是他們不能與自然之道相應,也因此他們與無形、無狀的菩薩、佛、神等不能相應配合,在佛、菩薩誘導下行自然之道。

凡有首有趾、無心無耳者眾;有形者與無形無狀而皆存者盡無。

7至於治理國家這檔事,當然是與人有直接關係。我認為合於道的君王應該是大公無私的。他不會為了自己的私利,也不會讓自己的名譽與私事等去影響他推行政策時的判斷與決心。這種領袖、這類君王,我們稱之為 “忘己”。而真正做到忘己的君王,我們稱他與造物者、與大自然是一體而不分軒輊的。」

有治在人,忘乎物,忘乎天,其名為忘己。忘己之人,是之謂入於天。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