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道(五)



1士成綺風塵僕僕地跑到老子這兒來,期盼能在此向他學經求道。常言道百聞不如一見,當他親眼看見活生生的老子後,他又有一點兒後悔。覺得是否真的值得自己大老遠地跑這一趟?

2但是如果空手而歸,豈不是很冤枉嗎?當士成綺安頓好,繳完有些貴的學費、住宿費後,就立刻求見老子。

士成綺見老子而問曰:「吾聞夫子聖人也。吾固不辭遠道而來願見,百舍重趼而不敢息。

3他一見面就說:「我聽人說你是修行有成的聖人,所以我不辭辛勞,走了近一百天旱路,腳都走出繭了才走到這裡。可是見了你的面,聽這裡的人談起你,我又覺得你似乎不是真的那麼了不起。

4我發現你家牆邊的老鼠洞,洞口有許多剩餘的菜餚,這表示你家的糧食充裕,沒有匱乏。你既然積有餘糧,為什麼不分一些給自己的妹妹,讓自己的妹妹一個人在外面挨餓受凍? 這是不是說明你的不仁呢?

5你家裡物質充裕,吃的用的一樣不缺。你為什麼還要不停地儲存累積更多的財富,收取那麼貴的學費呢?」

今吾觀子,非聖人也,鼠壤有餘蔬而棄妹,不仁也!生熟不盡於前,而積斂無崖。」

6老子看了看這位新來的學生一眼,沒理會他,低下頭又忙起自己的事情來,好像沒聽見士成綺的抱怨及指責似的。

7士成綺討了個沒趣,只得回到自己的住處。第二天一大早,他又去見老子。這回他沒有那麼衝動。他說:「昨天我因旅途勞頓,精神不佳,言談間頗有得罪之處,真是對不起。今天我回過神了,心也平靜了,覺得有些不好意思。先生,你看我這樣的轉變是怎麼回事?」

老子漠然不應。士成綺明日復見,曰:「昔者吾有剌於子,今吾心正郤矣,何故也?」

8老子見他平靜下來了,知道是說理的恰當時機,這才開口說:「昨天你聽別人說我是修道有成的聖人,我自認為還不夠格,不敢承認。至於你指責我的,如果是事實,那我也沒有什麼可說的,巧言粉飾是罪加一等;然而假如事實擺明一切根本就是子虛烏有,那麼,我還須要予以辯駁嗎?

9別人說我是牛,我就是牛嗎?別人說我是馬,我就是馬嗎?是與不是都需要事實去證明。所有的辯駁與解釋都是多餘的,因此我才不理會你。

老子曰:「夫巧知神聖之人,吾自以為脫焉。昔者子呼我牛也而謂之牛,呼我馬也而謂之馬。苟有其實,人與之名而弗受,再受其殃。

10當我想穿什麼樣的衣服,我就穿什麼樣的衣服; 我不會因為別人的要求,或其他任何因素,去穿那些多餘我無用的東西。這就是我的原則。」

吾服也恆服,吾非以服有服。」

11士成綺聽了老子這樣的解釋,深覺有理,對自己昨天的魯莽更感難為情。他側著身,鞋子都忘了脫,就挨近老子懇切地問道:「先生,請問要怎樣才能修行呢?」

士成綺雁行避影,履行遂進而問:「修身若何?」

12老子對這位新生的印象,並沒有因為他的悔意而改變,他不客氣地對士成綺說:「你的容貌看起來很嚴肅莊重,可是你的眼神卻透露出閃爍不定的樣子。

13你的額頭寬廣,是一副老實人的樣子。可是你的嘴,你的言詞卻是凶狠的,好像隨時都會發出怒吼;

14你的行為態度,處處表現出正人君子的模樣,好像接受過嚴格訓練的座騎,行動都受到完美的控制。你凡事都經過仔細考慮,掌握正確的時機而為之。

老子曰:「而容崖然,而目衝然,而顙頯然,而口闞然,而狀義然。似繫馬而止也。

15你待人處世喜歡玩弄權謀耍手段,專找對自己有利的方向去做。

16你的猜疑心極重,絕不輕易相信別人。

動而持,發也機,察而審,知巧而睹於泰,凡以為不信。

17 像你這樣的人,在邊境蠻荒之地可多的是,我們皆稱之為盜賊。我看你還是回家吧!修身學道這檔事,你不適合。」

邊竟有人焉,其名為竊。」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