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道(八)



1一個寂靜的下午,天氣悶熱的讓所有的人都意興闌珊。齊桓公待在書房堿摁恁A他怕自己睡著了,所以刻意地將書的內容念出來。坐在書房外修理車輪的師傅,不經意的停下手上的活,注意聆聽著琱蔗嶽悛漱漁e。可是對一個車輪師傅而言,這些之乎者也的文言文卻是深奧而難懂的。

2 這位師傅聽了好一會兒,結果還是聽不懂,於是他便站起身,走到窗前隔著窗子問琱蝴D:「敢問大人,您讀的是什麼文章啊?煩請您解釋給我聽聽。」

桓公讀書於堂上,輪扁斲輪於堂下,釋椎鑿而上,問桓公曰:「敢問:「公之所讀者,何言邪?」

3 琱蓮搕F這位車輪師傅一眼,心想你一個修車輪工人當然聽不懂書中的涵意了。因此心不在焉地隨便應付道:「這些都是聖人之言。」

公曰:「聖人之言也。」

4 車輪師傅倒是很認真。他問道:「這位聖人可還健在?」

曰:「聖人在乎?」

5 琱膜S看了看他,心想此人何以會問這麼可笑的問題。聖人之所以成為聖人,其主要原因,還不都是基於他們皆是作古之人; 連這樣膚淺的問題都搞不清楚,還想瞭解聖人之言。於是,琱蝠★D:「早就死了。」

公曰:「已死矣。」

6 車輪師傅聽了,頗像是煞有介事的微微嘆了口氣,他說:「唉!這麼說,大人剛剛您讀的一定不是什麼有價值的道理了。」

曰:「然則君之所讀者,古人之糟魄已夫!」

7 車輪師傅掉頭就想離開,這回輪到琱膠n奇了。琱蔑祀n地叫:「回來!回來!我在這兒認真的讀書,你一個下人卻跑來告訴我,我讀的都是些廢物、都是沒有價值的東西。嘿!你倒是給我解釋清楚,要不然叫你吃不完兜著走。」

桓公曰:「寡人讀書,輪人安得議乎!有說則可,無說則死!」

8 這位師傅倒是夠穩重的,他並沒有被琱蔽漫H哮聲嚇住。他沉著地及時回應:「書我確是沒讀過幾本,可是在我自己修車輪的範圍之內,我卻對知識的傳授頗有些小小的領悟。

9我深深瞭解,如果我將輪輻做的太緊,那麼輪子就裝不進去;如果我將輪輻做的太鬆,那麼輪子又很容易滑開。所以,我必須將輪輻做的恰到好處才行。

10 可是怎樣才算是恰到好處呢?我自己也說不上來。我只能用我的手、我的心去感覺; 而這種感覺,也只有我自己最清楚,怎麼講也講不出個所以然來。所以我不能將這種感覺傳授給我的兒子; 我的兒子也無法從我這兒學到這門功夫。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已經七十歲了,還這麼辛苦地在這兒工作;

輪扁曰:「臣也以臣之事觀之。斲輪,徐則甘而不固,疾則苦而不入,不徐不疾,得之於手而應於心,口不能言,有數存焉於其間。臣不能以喻臣之子,臣之子亦不能受之於臣,是以行年七十而老斲輪。

11 我認為寫你那本書的人,如果他是早已仙逝,那麼他心目中的那些絕技、那些不能傳授的絕竅,肯定也隨著他的離世而消失無蹤矣!

12 所以,我才說大人您讀的書一定不具備什麼有價值的真理。」

古之人與其不可傳也死矣,然則君之所讀者,古人之糟魄已夫!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