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運(二)



1商國的宰相蕩詢問莊子怎樣做才算是仁。莊子答曰:「虎、狼等都是屬於仁的動物。」

商大宰蕩問仁於莊子。莊子曰:「虎狼,仁也。」

2 蕩說:「這是什麼意思?」

曰:「何謂也?」

3 莊子說:「雌虎不是愛其子嗎?所以說老虎是屬於仁的動物。」

莊子曰:「父子相親,何為不仁!」

4 蕩又問:「那麼什麼是至高無上的仁呢?」

曰:「請問至仁。」

5莊子說:「至高無上的仁是無相、無住、沒有固定的對象的。」

莊子曰:「至仁無親。」

6 「可是我聽得人家說,」 蕩表示:「沒有具體的對象就不會有愛心,沒有愛心的人就不會是一名孝子。依照這樣的推論,你怎麼可以說有至高無上仁的人,心裡沒有孝順這樣的成分呢?」

大宰曰:「蕩聞之,無親則不愛,不愛則不孝。謂至仁不孝,可乎?」

7 莊子說:「不是這樣的。至高無上的仁確實是無相、無住的。祂比孝順父母的情要高出太多了。你所說的孝順是不夠的,祂不是真正至高無上的仁。

莊子曰:「不然,夫至仁尚矣,孝固不足以言之。此非過孝之言也,不及孝之言也。

8假如由我們這兒往南方走,走上一段路後你再往北方看,就再也看不見冥山了。這又是為什麼呢?

9理由很簡單,因為走的太遠了。

夫南行者至於郢,北面而不見冥山,是何也?則去之遠也。

10所以我們說,孝敬父母容易,真誠地愛父母就比較困難。而愛父母與始終不忘父母兩者比較,愛父母又比較容易。離開父母多年而始終不忘父母則更要難些。

故曰:以敬孝易,以愛孝難;

11我們做兒女的忘掉父母容易。相對的,父母要忘掉兒女則比較難。但是如果拿天下與兒女作比較,做父母的對權位的思念,可又比對兒女的思念來的更為深些。

以愛孝易,以忘親難;忘親易,使親忘我難;使親忘我易,兼忘天下難;

12作為一個修行完備的人,他忘掉天下、忘掉權位、好閒靜處比較容易。可是要天下忘掉他,在天下有困難時,大家懇求他出來為他們效勞時,能堅持己見、拒不就任者又更難些。

兼忘天下易,使天下兼忘我難。

13有許多修行完備如許由者,他們拒絕堯舜的邀請,始終置身於鄉野之間,不肯就任官職。雖然如此,但他們卻能運用道的法則利澤萬物,歷久而不衰。他們這樣默默地發揮其影響力,維護萬物,照顧萬物; 所有這些,對一般世俗人而言是難以理解的。

14難道如許由者,他們會捨棄道,而屈服在那些世人所推崇的仁、孝之下嗎?

夫德遺堯、舜而不為也,利澤施於萬世,天下莫知也,豈直大息而言仁孝乎哉!

15讓我清楚地告訴你,孝悌仁義,忠信貞廉等等這些人為的道德標準; 都是人自己編出來,強迫大家去遵守的。其結果會導致人性扭曲,是不好的。它們的缺點實在太多了,所以有人說:最尊貴的人,他們拋棄權位,最富有的人,他們捨得將舉國的財富都摒棄掉;而名聲響亮的人,則是會將名譽加以忘卻而毫不戀棧的。

16能夠這樣忘掉尊貴、財富、名譽的人,才有資格修行,才算是沒有踰越道的範圍。」

夫孝悌仁義,忠信貞廉,此皆自勉以役其德者也,不足多也。故曰:至貴,國爵并焉;至富,國財并焉;至願,名譽并焉。是以道不渝。」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