刻意(三)



1生活上修行人應該注意不要過份勞累。覺得疲倦,就應放下手中的工作,放鬆心情休息一會兒。腦筋用多了就會傷神。覺得腦筋有些遲鈍,就應該停下來,換換腦筋輕鬆一下。修行人的身體要照顧好,就像房子要整理的清潔,整齊,空氣流通,這樣住得才舒服。

故曰,形勞而不休則弊,精用而不已則勞,勞則竭。

2修行人的心境也可以效法水。水純則清,將顏料、泥沙倒進水堙A水就混濁了。只要不擾動它,水就是平靜的; 當強風一來或有船經過水波就會興起,這時水面的平靜就被破壞了。再者不流動的所謂死水,也不會長久地保持清澈,一潭死水立刻就會滋長許多動植物,將水質變得混濁而不清。

水之性,不雜則清,莫動則平;鬱閉而不流,亦不能清;天德之象也。

3人心也是這樣,心中不要有太多的雜念。對外界的刺激、干擾要提防。然而,平易恬淡也並不就意味著,一天到晚呆在同一個地方,一動也不動地生活。

4最好是效法自然界四季分明、晝夜清楚。該熱的時候熱、該涼的時候涼。該工作時努力工作、該休息時放鬆心情,徹底休息。不要一天到晚緊張兮兮地,使修行的生活變得枯橾乏味,那樣也不好。

5所以總結是:純粹而不雜,靜一而不變,淡而無為,動而天行,此養神之道也。

故曰:純粹而不雜,靜一而不變,淡而無為,動而以天行,此養神之道也。

6干越所出的寶劍,非常珍貴,持有此劍的人都會將之深藏在保險庫堙A不敢隨便拿出來示人。一是怕露白引人起盜心,二是怕弄壞了有損於它的價值。

夫有干越之劍者,柙而藏之,不敢用也,寶之至也。

7修行人的精氣就是他的寶劍。他對待他的寶劍,如同對待干越所出的極品一樣的極為珍惜。此精氣在修行人體內無處不在地遊走,祂與宇宙間的精氣是相通共生的。就像取自河中的水一樣,桶子堛漱藾P河堛漱繻O一樣的,只是暫時的位置不同而已。

8這股與我們體內精氣同質的宇宙精氣,祂充滿天地,是萬物生存滋長的重要憑藉。由於祂是無相的,所以我們不能想像祂的存在。祂如同造物者,也可以說,祂就是造物者,因此祂的別名是 “同帝”。

精神四達並流,無所不極,上際於天,下蟠於地,化育萬物,不可為象,其名為同帝。

9我們修這門功課的重點在 “純素” 兩字。其目標就在於如何守住這個精氣,不要讓祂遺失,讓祂在我們身體內充份而熟練的伸展。最終,祂會取代意識,成為我們身體的主要發號司令者。

純素之道,唯神是守。守而勿失,與神為一。一之精通,合於天倫。

10有人說:「一般人極為著重財利。而一些廉潔之士,譬如什麼青天之流,他們極為看重自己的名節、榮譽; 至於所謂的社會賢達,則死抱著一些目標全力以赴,終生以完成其目標為志願,死而無憾。

11修行人則著重自己的精氣,不時地培養,鍛練,守護它。」

野語有之曰:「眾人重利,廉士重名,賢士尚志,聖人貴精。」

12總的說:「素就是不雜、單純。修行人須要甘於過平易恬淡,寂寞無為的生活,唯有這樣,才能免於讓內心的貪、瞋、癡等污染了體內的精氣。

13 同時,也儘量避免,讓客觀環境的誘惑、鼓動等因素,有機會干擾或過份浪費,消耗自己體內的精氣。

14能夠完全做到純素,以培養,鍛煉,守護精氣者,總有一天,能名符其實的,成為一名修行完備的真人。」

故素也者,謂其無所與雜也;純也者,謂其不虧其神也。能體純素,謂之真人。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