莊子演義 <雜篇>

庚桑楚(一)



1 庚桑楚是老子的徒弟,他深得老子教學的精髓,可以說是老子的得意門生之一。

2 在庚桑楚起初受封為畏壘郡主時,他的行事作風,讓許多人都不表贊同; 特別是那些以聰明智慧聞名於世的臣子,以及攀附權貴的婦人們。這些人紛紛求去,不願與他生活在一起。

老聃之役有庚桑楚者,偏得老聃之道,以北居畏壘之山。其臣之畫然知者去之,其妾之挈然仁者遠之。

3 最後,願意留下來的,都是些實幹苦幹,能吃苦耐勞的人。

擁腫之與居,鞅掌之為使。

4 如是三年下來,畏壘地方大治,百姓都高興得不得了。他們競相走告的說:「庚桑楚剛剛來的時候,我們對他都不太信任,認為這傢伙, 一定和他的前數任一樣,新官上任三把火,准會弄出一些大家都看不懂的政策,結果將優秀人才都紛紛氣走。當時,我們都覺得,這樣的政府,遲早一定會垮臺。

5 然而,當我們仿照著他的方法去工作,每天埋頭苦幹,初時好像沒有什效果,大家心媮晹酗@些猶疑; 可是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,成效最後都慢慢地凸顯出來。

居三年,畏壘大壤。

6 我們回顧過去,三年來這個社會在大家的努力下,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。庚桑楚實在是太有眼光了,我們非常幸運,擁有這麼一位能力高超的父母官。我們是不是應該蓋間廟、再塑一個庚桑楚的雕像來膜拜。如此一來,讓未來的官員都能效法他的榜樣,這樣我們老百姓就有福了。」

畏壘之民相與言曰:「庚桑子之始來,吾洒然異之。今吾日計之而不足,歲計之而有余。庶幾其聖人乎!子胡不相與尸而祝之,社而稷之乎?」

7 庚桑楚聽到民間這樣的傳言,感到極為不妥,心情頗有些沉重。他的弟子們為此而覺得大惑不解。老師既然得到這麼高的評價,應該感到高興才是,為什麼卻反而心生憂慮呢?

庚桑子聞之,南面而不釋然。弟子異之。

8 庚桑楚對他的弟子們說:「何以你們竟會生出如此的反應呢?春天嫩芽自枝頭茁長,夏天時百花齊放、穀物茂盛,這些都是道運作的成果啊!統治者是跟這一切完全扯不上任何關係的。

庚桑子曰:「弟子何異於予?夫春氣發而百草生,正得秋而萬寶成。夫春與秋,豈無得而然哉?天道已行矣。

9 我的老師曾經這麼告訴過我:『修行完備的從政者,他們都是足不出戶,而百姓皆在不知不覺中順應大道、安居樂業、各適其適,一切仿若渾然天成。』

吾聞至人,尸居環堵之室,而百姓猖狂,不知所如往。

10 今天畏壘地方的百姓,因為穀物豐收,因此欲將功勞都歸於我的施政,想為我建廟塑像來膜拜; 他們這麼做,顯然是擺明了要將我納入賢人的行列,然而,這難道是我所想要的嗎?

今以畏壘之細民,而竊竊焉欲俎豆予於賢人之間。

11 做為老子的信徒, 我應該是一位百姓不掛記在心的地方官才對。百姓最好不知道我的名字,沒有我的存在的感覺,惟有這樣,我才能算得上是一位好官。

12 如今,畏壘的百姓竟然如此這般的對待我,實在令我感到啼笑皆非。」

我其杓之人邪!吾是以不釋於老聃之言。」

13 庚桑楚的弟子們對老師的看法,完全不表贊同。他們說:「話不能這麼說,只要是好官,就是應該給予他們應有的評價及爵位。好比鯨魚在小河奡N必被發現一樣,唯有泥鰍等小魚才能隱藏其中。

14 猛虎與大象在小山丘上是無法隱藏其身的,只有狐狸這種小動物才能匿藏。再說推舉賢能人士,請他們出來為國家做事,是打從堯舜以來,每一個朝代都曾做過的事,我們也沒有必要例外。既然如此,老師您又何妨順從他們的安排呢!」

弟子曰:「不然。夫尋常之溝,巨魚無所還其體,而鯢鰍為之制;步仞之丘陵,巨獸無所隱其軀,而孽狐為之祥。且夫尊賢授能,先善與利,自古堯、舜以然,而況畏壘之民乎!夫子亦聽矣!」

15 庚桑楚搖了搖頭,他對弟子們說:「來!這兒坐下,讓我仔細地解釋給你們聽。再凶猛的野獸,一旦離開叢山峻嶺,就不免有被獵人捕殺的危險。再大的魚,一離開水域,擱淺在岸,就會被小如螞蟻的蟲子吞食。

庚桑子曰:「小子來!夫函車之獸,介而離山,則不免於罔罟之患;吞舟之魚,碭而失水,則蟻能苦之。

16 所以飛禽走獸都熱衷於生活在高山峻嶺之上,魚鱉等則藏身於深淵之中。修行完備的人也是如此,大家都是想盡了辦法,將自己隱藏起來,以避人耳目; 他們離群索居,好閒靜處的處世態度,不是沒有道理的。

故鳥獸不厭高,魚鱉不厭深。

17 堯舜兩人,是首先倡導,在百姓中選拔優秀有才能的人士,加以重用,並封之以高官,授之以厚利; 然後再要求這些賢士出來為社會服務。

18 老實說,我就不明白,這樣的政策,有什麼值得大家稱頌讚揚之處?

夫全其形生之人,藏其身也,不厭深眇而已矣!且夫二子者,又何足以稱揚哉!

19 這種杯水車薪的事是沒有什麼好處的。這有些像人一根一根地整理頭髮。一顆米,一顆米地細挑來煮飯。利用牆上那點兒小地方,鑿個小孔來種莊稼。這樣的動作,對大局是沒有什麼幫助的。

是其於辯也,將妄鑿垣牆而殖蓬蒿也。簡髮而櫛,數米而炊,竊竊乎又何足以濟世哉!

20 同樣地,舉賢納士,也難免會讓民眾之間產生非必要的對立與競爭,這就跟村里幹部選舉時,大家相互攻擊,互挖牆角,互揭瘡疤是一樣的道理。

21 至於授權給聰明的謀士,亦無異鼓勵大家競相狡詐,進而無所不用其極地廣用權謀。像這樣的選才方式,對整體社會來說是沒有什麼好處的。

舉賢則民相軋,任知則民相盜。之數物者,不足以厚民。

22 現今世界各地的所謂民主國家,每一次大型選舉結束後,族群間的分裂就又加深了一些,就是這個道理。如果天下百姓,每個人時時刻刻都睜大了眼睛,斤斤計較於個人眼前的利益; 將爭權奪利,放在首要的優先秩序之上; 那麼人間子殺父,部屬謀害長官; 光天化日之下公開搶劫,公開行盜竊之舉都將會接踵而來,陸續發生。

民之於利甚勤,子有殺父,臣有殺君,正晝為盜,日中穴牆。

23 追根究底,這些問題的發生,其始作俑者應是堯舜; 彼等所倡導之選賢與能的政策,對後世所造成的影響是極其深遠的。

吾語女:大亂之本,必生於堯、舜之間,其末存乎千世之後。

24千年後人類社會中,人與人之間赤裸裸的競爭,政客們相互攻擊,公開爭取有限職位的現象; 將會是屢見不鮮的。」

千世之後,其必有人與人相食者也。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