庚桑楚(十)



1 后羿精於射箭,是一名神射手; 可是在修行的道路上,他卻是一名門外漢。因為最起碼的徹志之勃---消除貴、富、顯、嚴、名、利等方面,他就做的不夠。

羿工乎中微而拙乎使人無己譽。

2 一般修行人在屬於“天之天” 的部份做的不錯。禪修、打坐、默想、處閒靜處等都確實用功。可是人之天的部份就差些。只有修行完備的全人能夠將“天之天”,“人之天” 都做的完美無缺。

聖人工乎天而拙乎人。

3 其實,同時做到天之天與人之天這兩件事,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,問題在於,我們捨棄不掉,太多客觀條件的牽掛與束縛。

4 我們看人類除外的生物,它們在扮演自己的角色,以及自然的角色時,都能做好其分內的工作。而這些生物在行動的當兒,又是否知道,自己是在從事生物界以及自然界的任務呢?當然不是。它們只是按照其本性的要求,因而忙碌一生,如此而已。

5 所以,我們所知道的修行完備的全人,他們發展天之天,同時做好人之天的行為;也只不過是依道而行,讓氣、自性、佛性、拙火、妙用等去主導,自自然然地完成這些修行的重要工作。

6 所以,修行人只要能徹志之勃、解心之謬、去德之累、達道之塞; 從而進入沉穩,安寧,祥和之境,讓自性等昇起,讓自性來主導我們的行為,那麼,諸如 “工乎天”而 “俍乎人” 之類的事,也就能如其他生物一樣的順利完成,因而自自然然地,成為一名全人、一名修行完備的人了。

夫工乎天而俍乎人者,唯全人能之。唯蟲能蟲, 唯蟲能天。全人惡天?惡人之天?而況吾天乎人乎!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