庚桑楚(十二)



1一個人不計較社會非議及褒獎,那麼毀譽就困不住他。

2秋決時行刑的台子架的好高。慷慨就義大叫廿年後又是一條好漢的人,他們是沒有懼高症的。

介者拸畫,外非譽也;胥靡登高而不懼,遺死生也。

3同樣的道理,如果修行人做到無相的修養,根本上忘卻人我的區別,那麼他人的非議責難就不會引起不快與憤怒等情緒。

夫復謵不饋而忘人,忘人,因以為天人矣。

4 能夠做到無相、無住的修行人,他已經是修到最高境界與大自然合而為一了。這種修行完備的人,你恭維他,尊敬他,他不會覺得高興。你侮辱他,責備他,他也不會老羞成怒。

故敬之而不喜,侮之而不怒者,唯同乎天和者為然。

5這種人就算發出怒喝,那也是由自性、佛性、氣、挫火、妙用中引發出來的,他心中仍然是平靜的。

6堅守無為的修行者,他並不是完全不做任何事。他也有一些作為,只是這些做為是發自自性、佛性、氣、挫火、妙用,他的心不會因為這些作為而有一絲的紛亂。

7他的心不會因為外界的刺激而興風作浪。沉穩、安寧做到了,氣就平和了,修行才算上了路。

出怒不怒,則怒出於不怒矣;出為無為,則為出於無為矣。欲靜則平氣,欲神則順心。

8世俗的一些事是修行的路上修行人順應自性、佛性、氣、挫火、妙用等非做不可,被迫而為的。這種被迫而為的態度,就是修行者的性格之一。

有為也,欲當則緣於不得已。不得已之類,聖人之道。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