庚桑楚(二)



1 南榮趎一直到退休後才興起修行求道的念頭。為此,經友人介紹,他拜了庚桑楚為師。

2 南榮趎在社會上打滾多年,學經歷都非常豐富,對許多事情也都有他自己的看法。這樣的一個老學生,毫無疑問的,對任何老師而言,都是一項挑戰。

3 有一天,南榮趎態度嚴謹地對庚桑楚說:「我年齡已經一大把了,自知來日無多,在這樣相對短促的時間堙A我應該怎樣做,才能成為一個修行完備之人呢?」

南榮趎蹴然正坐曰:「若趎之年者已長矣,將惡乎託業以及此言邪?」

4 庚桑楚說:「你必須注意 "一" 這個概念。守住你的眼根、耳根、鼻根、舌根、觸根,不讓客觀條件的刺激引誘你,影響你。守住你的心,不要讓心像猴子似的到處亂跑。不要讓貪瞋癡欲望等念頭一直在你心中打轉,意圖謀取名利及財富等。

5 你如果能做到上述要求,不出三年,你就一定能成為一名修行完備之人了。」

庚桑子曰:「全汝形,抱汝生,無使汝思慮營營。若此三年,則可以及此言矣!」

6 南榮趎對這樣教條式的說法還是不能完全領會。因此他回答說:「你們強調"一" 這個概念,所以要全其形,使身體保持它的完整性; 可是眼睛是身體的一部份,按照全其形的理論,眼睛與身體是合而為一的; 然而瞎子沒有眼睛,所以就看不見東西,可見眼睛是有其獨特的功能,它與身體其他部門還是有所區別的。

7 同理,耳朵與身體的關係也是這樣,-對失去聽覺的耳朵,它的主人只能是個聾子。

8 心與身體之間的關係,主要是心在掌控身體。精神失常的人,他們可以說是心壞了,所以行為才會失去控制。

南榮趎曰:「目之與形,吾不知其異也,而盲者不能自見,耳之與形,吾不知其異也,而聾者不能自聞;心之與形,吾不知其異也,而狂者不能自得。

9 照這樣看來,器官與器官之間是相互封閉,也是獨立存在的單位,它們之間是沒有聯繫的,是不能互為取代的,所以說,它們並不是一體的。

形之與形亦辟矣,而物或間之邪?欲相求而不能相得。

10 你說,我只需做到 “全汝形,抱汝生,勿使汝思慮營營 ” 就能完成修行之路,這中間是不是有著矛盾與不明之處呢?」

今謂趎曰:『全汝形,抱汝生,無使汝思慮營營。』趎勉聞道達耳矣!」

11 庚桑楚遇到了這樣的學生也著實頭疼。他說:「我被你的分析搞糊塗了,也不知道要怎麼進一步的開導你。這大概正合了世俗的比喻,小蜜蜂沒有辦法孵大青蟲; 小雞不能孵蛋,孵蛋的工作一定要交給老母雞。小雞與母雞都是雞,可是因其大小雄雌,在功能上還是有其差異的。

12 我的能力實在太低了,正如那隻不能孵蛋的小雞。因此我建議你,不妨去找我的老師--老子,他就是一隻老母雞,肯定足以解決你所有的問題。」

庚桑子曰:「辭盡矣,奔蜂不能化藿蠋,越雞不能伏鵠卵,魯雞固能矣!雞之與雞,其德非不同也。有能與不能者,其才固有巨小也。今吾才小,不足以化子。子胡不南見老子!」

13南榮趎隨身帶著乾糧,走了七天七夜之後,終於來到了老子的住所。

南榮趎贏糧,七日七夜至老子之所。

14 老子問候他說:「你是從楚國來的嗎?」

老子曰:「子自楚之所來乎?」

15南榮趎答稱:「是的。」

南榮趎曰:「唯。」

16 老子又說:「你為什麼帶著這麼一大群人來呢?」

老子曰:「子何與人偕來之眾也?」

17 南榮趎嚇了一跳,因為他明明是一個人隻身前來,老子又何出此言呢? 當下不由得回過頭去,往身後看了一眼,確定沒人之後,他這才放下心來。

南榮趎懼然顧其後。

18 老子見了他這樣的反應,又道:「我想你大概還不太明白我的意思。」南榮趎滿臉尷尬,無地自容地低下了頭,輕輕地說:「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您的問題,而且我似乎也忘了,走了那麼遠的路程到您這兒來,到底是想問些什麼。」

老子曰:「子不知吾所謂乎?」南榮趎俯而慚,仰而嘆曰:「今者吾忘吾答,因失吾問。」

19 老子慈祥地安慰他:「別緊張,慢慢的再想一想。」

老子曰:「何謂也?」

20 南榮趎漸漸地回過神來。他接著說:「我的問題是,如果我不讀書,研究學問,別人就譏笑我是笨蛋。可是我一讀起書來,又感到渾身都不自在。

南榮趎曰:「不知乎?人謂我朱愚。知乎,反愁我軀。

21 當我不存仁慈之心時,我就會傷害別人。可是只要我懷著仁慈之心,我就會一天到晚的為別人而發愁,結果害得自己心情不佳。

22 如果我不心存公正,我就會侵害別人。可是,如果我保持公正的話,我又會深感惋惜,有那麼多的美好的事物,為什麼不多搜刮些、多佔有些。

不仁則害人,仁則反愁我身;不義則傷彼,義則反愁我己。

23 我究竟該怎樣才能擺脫這些無窮無盡的困擾? 這也就是為什麼,我如此大老遠的跑來向您請教的原因了。」

我安逃此而可?此三言者,趎之所患也。願因楚而問之。」

24 老子說:「你的眉宇之間,早已透露出了你的心事。因此,我對你的問題是早已了然於胸的。如今你所說的正是我所料想到的。你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失去了父母的孩子,你又像是一個拿著一根竹竿,妄想以此去探測大海的深度的人。說真的,你是迷失了,你深切地希望能尋回自我,然後以此來恢復你的本來面目。可惜的是,你早已經迷失了方向,再也不曉得應該從哪里著手了; 我實在為你感到難過。」

老子曰:「向吾見若眉睫之間,吾因以得汝矣。今汝又言而信之。若規規然若喪父母,揭竿而求諸海也。汝亡人哉,惘惘乎!汝欲反汝情性而無由入,可憐哉!」

25 南榮趎被老子一語道破了心中的迷思,情緒不免有點波動; 心知目前並不是討論問題的適當時機; 因此,特向老子請准暫回旅館休息。

南榮趎請入就舍,召其所好,去其所惡。

26 回返旅館後,他將自己關在房間堙A認真地分析,自己到底是想要些什麼,是在求些什麼; 以及如何將自己的憂慮,恐懼等一一消除掉。

27 就這樣,他獨自思考了十天之久,確定自己已經是心平氣和之後,又再度回到老子那兒去繼續請益。

十日自愁,復見老子。

28 老子見了南榮趎,臉上露出一絲笑容。老子說:「你終於洗乾淨了。不過這只是外表,內心深處還是有些不潔之物。你應該將這些不潔之物都一一排除,如此,你才能尋得內心的寧靜。

老子曰:「汝自洒濯,熟哉鬱鬱乎!然而其中津津乎猶有惡也。

29 當你的心被阻塞,因而失去控制時,你應該馬上切斷內心與外界的聯繫。

夫外韄者不可繁而捉,將內揵;內韄者不可繆而捉,將外揵。

30 凡是其內心因自己毫無警覺而被外界因素所刺激、干擾的人,他們已經無法保有自己內心原有的德性。一個失去德性的人,又怎能保有道,追隨道呢?」

外內韄者,道德不能持,而況放道而行者乎!」

31 南榮趎這時已經漸漸理出頭緒,開始有了一些較深的領悟。他說:「有一個人生病了,他的鄰居過來探望他,他的父母將他的病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來訪者。而訪客也頗能深切地感受到,病家憂慮無助的心情。然而,站在訪客的立場,他們來訪的動機是為了探病,絕不是為了來找憂愁的。

南榮趎曰:「里人有病,里人問之,病者能言其病,然其病,病者猶未病也。

32然而,一般人所瞭解的 “道”,祂看來更像是一帖藥,服用它的理由,似乎是為了讓自己生病的。

若趎之聞大道,譬猶飲藥以加病也。

33這帖藥我不喜歡,您是否可以告訴我,另一種更好的心靈保健之方呢?」

趎願聞衛生之經而已矣。」

34老子覺得這人已經開竅,已經可以與他談論較深的課題了。

35 老子回答說:「心靈保健之方是這樣的,首先,你必須要肯定民胞物與,以及萬物一體的信念,並且做到無相、無住的基本要求。還有,你必須堅持永遠不會捨棄道。

36 你必須能自行推斷命運的好歹,而不需算命師。你也必須懂得,什麼時候應該捨,什麼時候可以取; 以便讓那些不重要的事情遠離你。

37 除此之外,你還必須學著獨立,以免於依賴旁人的支助。如此,你的一顆心才能自由自在地馳騁於天地之間。

老子曰:「衛生之經,能抱一乎!能勿失乎!能無卜筮而知吉凶乎!能止乎!能已乎!能舍諸人而求諸己乎!能翛然乎!能侗然乎!

38 你必須能淨化心靈,好讓自己天真無邪地像個嬰兒。嬰兒天天哭叫,可是他們從來不會倒嗓子,不會嘶啞; 這是因為,他們天性自然而不造作,生來就與自然同步的緣故。

39 嬰兒的手,一天到晚緊握著也不會覺得酸,那是因為,實際上他們手堥S有握著任何東西。他們整天瞪著一雙大眼睛,似乎很少眨眼,那也是因為,嬰兒雖然睜著眼,可是他們並沒有專注在某一個特定的物件上。

能兒子乎!兒子終日嗥而嗌不嗄,和之至也;終日握而手不掜,共其德也;終日視而目不瞚,偏不在外也。

40 稚齡的孩子,一整天走來走去,他們並沒有什麼固定的方向。他們經常隨意的停下來,也不見得有什麼特別要做的事。他們完全與四周環境融合在一起,成為環境的一部分,這就是我知道的心靈保健之術。」

行不知所之,居不知所為,與物委蛇,而同其波。是衛生之經已。」

41 南榮趎說:「能有這樣的表現,就是修行完備之人了嗎?」

南榮趎曰:「然則是至人之德已乎?」

42 老子說:「這還不夠,上面講的,只是將一個人從污染的世俗環境中喚出,那只能算是準備的工夫而已。一個修行完備的人,他不會擔心、用心、處心積慮在個人的物質生活上,四周環境有什麼他就吃什麼、接受什麼。他命中註定是乞丐,他就接受這個事實,努力做一位好乞丐、出色的乞丐,陶醉在沿街乞食的生活中。

43 命中註定生在權貴之家,他就努力地扮演一個好的企業家,將公司經營的有聲有色,為廣大股東創造財富,給員工一個好的工作環境,而自己也樂在其中。

44 他只是坦然的面對發生在自己周邊的一切,在與客觀環境交往的過程當中,他也不會為了個人主觀方面的權益,因而想方設法,極盡陰謀之能事,置他人之生死利益於不顧。

45 在與客觀環境交手的過程當中,他盡可能地讓自己保持中立,以期讓自己成為一個不偏不倚,獨立自主的個體,自由自在的馳騁在天地之間。」

曰:「非也。是乃所謂冰解凍釋者,能乎?夫至人者,相與交食乎地而交樂乎天,不以人物利害相攖,不相與為怪,不相與為謀,不相與為事,翛然而往,侗然而來。是謂衛生之經已。」

46 南榮趎又問:「能做到這個程度,就算是修行完備之人嗎?」

曰:「然則是至乎?」

47 老子說:「還不夠,我不是告訴你,修行人應該模仿嬰兒的行為嗎?嬰兒動來動去,可是為了什麼而動?其實他根本沒有一定的目的; 小孩子在原野上遊玩,也是沒有固定的方向的;

48 一位修行完備的人,他應該像一株枯死的樹枝,他挺立在那,可是不再發新芽、不再長新葉,他心像燒盡的炭灰,沒有溫度,沒有煙,沒有火,靜靜地躺在那兒,沒有人打擾他,要求他,他也不再提供任何人,任何服務。

曰:「未也。吾固告汝曰:『能兒子乎!』兒子動不知所為,行不知所之,身若槁木之枝而心若死灰。

49 能夠做到這個程度,禍也好,福也罷; 通通都會遠離他。既然連禍福都遠離他了,那麼,人為的災難又怎會找上他呢? 這時,他已然靜下來,定了下來; 完全進入了沉穩,安寧,祥和的境界之中,大智慧此時悠然升起,他也就自然而然的,成為一名真正的修行完備之人了!」

若是者,禍亦不至,福亦不來。禍福無有,惡有人災也!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