庚桑楚(四)



1 “學習”, 顧名思義,是要學我們所不會的。我們之所以會去做一件事,是因為這件事尚未完成,所以我們須要花精神、時間去努力從事。而當我們與人辯論,是因為事理尚有未明之處,所以我們才需要絞盡腦汁,去思考、印證。可是知識、事務、事理等都有它一定的極限,一超出此範圍,就絕對不是我們所可以學、可以做、可以辯的。

學者,學其所不能學也;行者,行其所不能行也;辯者,辯其所不能辯也。

2 一個人知道自己能力的極限,知道超出這個範圍,就無法理解是理智的。而這個範圍,也就是人類知識所能到達的極限。

知止乎其所不能知,至矣;

3 因此,那些不肯承認自己知之有限的人,他們是註定會遭到失敗的。

若有不即是者,天鈞敗之。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