列禦寇(一)



1 列子攜帶細軟準備到齊國去住一陣子,出門前親朋好友為他餞行,好不熱鬧。

2 列子走了幾天,突然又決定不去了。他調頭回來,在路上遇見伯昏瞀人。

3伯昏瞀人問:「你不是要到齊國去嗎? 怎麼又回來了?」

列御寇之齊,中道而反,遇伯昏瞀人。伯昏瞀人曰:「奚方而反?」

4 列子說:「說來話長,我是被一些事嚇到,決定不去齊國了。」

曰:「吾驚焉。」

5 伯昏瞀人好奇地問:「什麼事能令我們聰明勇敢的列子,嚇的打退堂鼓啊?」

曰:「惡乎驚?」

6 列子說:「往齊國的路上,我曾經在不同的十家飯店,吃飯休息; 其中有五家主人都主動地表示,願意免費招待食宿,以示對我的敬意。」

曰:「吾嘗食於十漿,而五漿先饋。」

7伯昏瞀人說:「好啊!這麼好的事,又有什麼值得你大驚小怪的呢?」

伯昏瞀人曰:「若是,則汝何為驚已?」

8 列子說:「一個人修行到一定程度後,他的儀容、體態自然地發出一種威儀,莊嚴而令人敬畏; 站在這種人面前,人不分老少貴賤,都有一種被震懾的感覺; 使人自動地願意傾力相挺。我認為,這種現象對修行人是不好的。

曰:「夫內誠不解,形諜成光,以外鎮人心,使人輕乎貴老,而虀其所患。

9 老實說,我就一直提醒自己,希望有一天我有這種威儀後,一定要設法避免這樣的情形發生在自己身上。你想,開飯店的人,他們就是賣些簡單的食物,其利潤是很微薄的。再說,他們也沒有什麼野心及必要去討好像我這樣的人。如果飯店主人尚且這樣對我,那我到齊國,齊王還能放過我嗎?

夫漿人特為食羹之貨,無多餘之贏,其為利也薄,其為權也輕,而猶若是,而況於萬乘之主乎﹖

10 齊王他必會授我官職,要求我負責一些國家的事務。這些俗事必定把我的時間綁死,令我累的焦頭爛額。那我哪裡還能保有沉穩,安寧,祥和之心呢?

11 所以我嚇的落荒而逃,中途折返,又回來了。」

身勞於國,而知盡於事,彼將任我以事,而效我以功。吾是以驚。」

12 伯昏瞀人點點頭,微笑道:「不錯!不錯!回來的好!你還真能見微知著。不過我告訴你,你的威儀已顯,親和力已存,就是回來還是有許多人要來依附你的。想得閒靜處,恐怕沒有那麼容易。」

伯昏瞀人曰:「善哉觀乎!汝處已,人將保汝矣!」

13 過了一陣子,伯昏瞀人到列子家去拜訪。來到門前,發覺木屐排滿了一地,屋內高朋滿座的一堆人。伯昏瞀人站在那兒手持拐杖,眉頭緊鎖。他嘆了一口氣,一言不發地調頭就走了。

無幾何而往,則戶外之屨滿矣。

14 站在門口負責接待的家人,急忙跑進去通知列子:「伯昏瞀人來了,可是在門口站了會,一言未發地又走了。」

伯昏瞀人北面而立,敦杖蹙之乎頤,立有間,不言而出。

15 列子聽說伯昏瞀人在門口,立刻走出來,提著鞋子邊叫邊跑地去追伯昏瞀人。在玄關的地方總算趕上了; 他氣喘吁吁地對伯昏瞀人說:「先生老遠來我家必定有事相告,否則,像你這樣的人是不會輕易地串門子的。可是你為什麼又一言不發地走了呢?」

賓者以告列子,列子提屨,跣而走,暨於門,曰:「先生既來,曾不發藥乎?」

16 伯昏瞀人沒有停下來,他邊走邊說:「算了!不說也罷!我以為我們是同類相從,同聲相應的道友,我看你家裡高朋滿座熱鬧非凡的樣子,知道我們還是有一段距離。

17 我不是提醒過你將來會有許多人會親近你,依附你嗎?今天的情形證明我說的沒錯。可是做為一位修行人,我們不是應該設法避開這種情形嗎?你從齊國中途折返,不就是這樣的考量嗎?為什麼你在去齊國途中有這樣的警覺,回來後就又忘了呢?

曰:「已矣,吾固告汝曰:人將保汝,果保汝矣!非汝能使人保汝,而汝不能使人無保汝也,而焉用之感豫出異也﹗

18 你為什麼不知收斂,讓你的光芒吸引這麼多人到你身邊呢?要知道修行人最著重閒靜處,一堆人在家裡七嘴八舌的,你沉穩,安寧,祥和之心就沒了,那還談什麼修行?

19整天泡在你家的那些人,不會有什麼有助於修行的話告訴你; 相反的,他們說的無非是些八卦、是非之言,都是毒害修行者的言論,對你是百害而無一益的。你不能覺悟到此點,我怎麼可以跟你交往呢?

必且有感,搖而本才,又無謂也。與汝游者,又莫汝告也。彼所小言,盡人毒也。

20 這世間智巧的人,身心受到勞累。

21謀事敏銳、聰明能幹者,內心世界會憂慮不絕。

22不做事業,不求世榮同時又能衣食無慮者,才能遨遊四方,像飄然無所繫的小船, 自由自在。

蘇東坡漁父一詩中他寫道:

漁父醉,簑衣舞。醉裡卻尋歸路。

輕舟短棹任橫斜,醒後不知何處。

漁父醒,春江午。夢斷落花飛絮。

酒醒還醉醉還醒,一笑人間今古。

23所以人必心無牽掛,無憂無慮才能做到逍遙自在。你被一大堆人綁著還談什麼修行呢?」

24說完伯昏瞀人就走了,留下列子一個人在門口,提著鞋子發呆。

莫覺莫悟,何相孰也﹗巧者勞而知者憂,無能者無所求,飽食而敖遊,汎若不繫之舟,虛而敖遊者也!」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