列禦寇(四)



1 曹商是宋國人。宋王派他到秦國出差,為了壯他陣容,宋王派了一些隨從以及相當幾車米的財物,供其旅途花用。

宋人有曹商者,為宋王使秦。

2 曹商聰明伶俐,宋王交待的事他辦的很妥當,秦王也滿意。臨行秦王送給他相當一百車米的財物,曹商風風光光地回到宋國。

其往也,得車數乘;王說之,益車百乘。

3 有一天曹商遇到莊子,他志得意滿地吹牛說:「你莊子真了不起,依靠編織草鞋維持艱困的生計,住在貧民窟裡,面黃肌瘦,可是你仍然不改其樂。你這種修養是我曹商不及的地方。可是一朝感動萬乘之君,賞賜百車大米的財物,則是我曹商值得炫耀的本事。」

反於宋,見莊子,曰:「夫處窮閭阨巷,困窘織屨,槁項黃馘者,商之所短也;一悟萬乘之主而從車百乘者,商之所長也。」

4 莊子看曹商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,一肚子不高興。心想今天算你倒楣,我得好好地挫挫你的銳氣。莊子看了看曹商,對他說:「我聽說,秦王請醫生治病,酬勞分好幾個等級。治毒瘡,能使其潰散者,給一車大米的錢; 肯用舌頭舐痔瘡,使疼痛稍減者,得五車大米的酬勞; 醫治手段愈是卑下,比如,肯嚐大便以測健康狀況者,得的酬勞最多。你是不是將秦王的痔瘡治好?所以,一下子得了那麼厚重的報償。難怪我聞到一股惡臭呢!你還是早點滾吧!」

莊子曰:「秦王有病召醫,破癰潰痤者得車一乘,舐痔者得車五乘,所治愈下,得車愈多。子豈治其痔邪?何得車之多也?子行矣!」

1